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墨学动态
朱传棨:论任继愈与墨学复兴及其研究
发表时间:2018-05-29  |  点击率:53234

一、 墨学研究兴起的领军人

任继愈老师虽然离开我们已近五周年了,却永远是我们不能忘怀的墨学复兴的领军大家和谆谆教诲的导师。任先生平生以学术为生命,从青年时代就把研习传承中华文化与国家、民族的兴衰系于心间,是一位富有强烈文化担当意识的高尚名家。在张知寒教授等同志为复起墨学研究,向任老师请教和访问时,他不仅以高度热情赞同和积极支持复兴墨学研究,而且还具体指出墨学的历史地位、学术价值,以及开展墨学研究的现实意义。他指出,墨子是公元前五世纪末中国具有独创精神的伟大思想家。墨子对劳动者有着深切的关怀,对穷奢极欲的王公大人的腐朽享乐的寄生生活,进行了深刻批判;对于破坏生产、残害民生的掠夺兼并战争,坚决反对;提出了兼爱、非攻的主张,并提出了极有价值的认识论和思想方法。任先生还指出,墨学今天之所以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主要因为它反映春秋战国时代开始觉醒的小生产者的要求和愿望,以及他们的局限。任先生进一步指出,秦汉以后,墨学不再是“显学”,但它的影响一直流传着,并未消失,它成为一种在野的、流行于社会下层的思潮。任先生并对来访者着重指出,我们正在建设中华民族的新文化,创造现代文明,要有气魄继承人类一切优秀文化。墨学重视科学、提倡亲自动手操作、不尚空谈、以实力反抗强权的欺凌以及集体互助精神等,都为先秦时期其他学派所不及,是很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发扬光大。

在着手组织成立“中国墨子学会”时,张知寒教授致函任先生,拟请他出任中国墨子学会会长时,他以十分谦逊而真诚的态度回示说:“墨子学会会长、副会长,为了长治久安计,最好由山东大学党委书记及滕州市委书记担任为宜。这也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人治不如法治。”回信中还表示了,关于学术发展的问题,对青年学人寄予了厚望。他说:“我们这一辈子总要由后来者接替的,我们能为后来人铺铺路,对事业有好处。如有用武的地方,一定尽力。”任先生的这些话,既表现出学术大师的宏伟胸怀,又让我们看到大师谦逊的高尚品格。

任先生对中国墨子学会的支持身体力行,万分感人,真如他所说:“一定尽力。”他把出席首届墨子学术研讨会视为“要紧的事。”放下他主持的多种紧迫学术工作,准时出席了首届墨学学术研讨会。从1991年6月开始,他先后连续6次出席墨子学术研讨会。在每次研讨会上的发言中,都提出了关于研究墨子与墨家的新思想、新观点和新方法,使与会者深受教益和启迪。同时,他在许多重要学术研究工作中,挤时间撰写出《墨子与墨家》一书,由商务印书馆于1998正式出版,启发和影响了我们后学者积极研究和撰述有关墨学著述。任先生十分重视墨学研究基地的建设和稳固,在他看来,墨学研究,物是基础,人是根本,有物还要有人,事业才有希望。为此,他提出要加强对青年墨学研究者的培养,并分别题写了“墨子故里”和“鲁班故里,”为墨子纪念馆、鲁班纪念馆建设给予巨大推动。与此同时,积极推动和主持指导编辑出版百卷本的《墨子大全》(北京图书馆2004年出版),为墨学深入研究建立了丰厚的资料基础。由此可见,任先生对墨学研究的兴起给予了全面的指导和强有力的支持,是名符其实的墨学研究的领军大师。同时也深深表明,任先生是一位富有强烈文化担当意识的高尚国学大师,是我们永远怀念的导师。

二、对墨学研究的科学指导

任继愈先生不仅为墨学研究复起,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和指导,而且对于当代开展墨学研究的目的、任务及方法也作了科学指导。

首先,明确开展墨学研究的当代任务和我们的担当。在任先生看来,任何一种学术研究的发展、或一家学派的形成。都是与其所处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存在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因此,开展墨学研究不要忽落时代发展的任务。他在第二届墨学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华民族真正被世界人民所认识、了解,应该从秦汉开始。秦汉建立统一的国家以后,慢慢地通过丝绸之路的交往,东方出现一个大国,就是中国。从春秋战国开始,一直到秦汉,中华民族各家各派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大国。……为中华民族几千年广大人民所接受,是符合历史实际,……通过大量的发明创造,引起全世界的注目,都是在统一的大国条件下完成的。几大发明,几大创造,都是在这个时期实现的。”任先生通过以上说明,指出从鸦片战争,一直到现在,又一个任务,就是怎样使中华民族走向现代化。他说:“这样一个任务不是先秦时代任何一个思想家所想到的。”任先生在这里,以古代思想家的争鸣发展、学派形成历史,深刻向我们指明,对古代思想家的学说宗旨、主张及其观点的研究,要服务于现时代的要求,不是为研究而研究,更不是为争鸣而争鸣。

其次,任先生以历史学和文化史学发展的历史,指导我们要有科学的研究态度和新的思维方式,去研究古代文化遗产。特别要明确,在现当代为何要研究古代文化遗产问题。任先生指出:“走向世界的中国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研究古代文化遗产,好多东西需要我们重新估计、重新整理、重新理解。”因为,历史学和文化学发展的历史都表明中国文化经过后人不断的补充、解释、发挥,它才不断前进的,它不是原来的样子,不是原封不动的传下来,那样传不下来。“经过历史的淘汰,有的留下来,有的更新了,有的补充新内容了,这样才能留下来。包括孔子的思想,也是这样不断的补充、完善、发展,才到今天。研究墨子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古人的光辉思想,闪光的思想,给我们启发。但是要沿着这条路走,还要靠中国人自己,靠现代人自己去走。……今天我们解释墨子,就要按新时代的要求,用新眼光,考查考查,怎样解决发展的问题。”这里是否启迪我们对墨子学说的研究,要以新的视角对前人研究的成果及其结论,在全面系统整理的基础上,作出新的分析和科学评议,作为我们今天研究的新起点。因此,任先生认为,墨子研究中心要大量收集古人和今人关于墨学研究的成果。高度赞同和亲自主持编辑《墨子大全》。

再次,任先生在第二届墨子国际研讨会上讲的话中,还向我们指出,如何结合现时代研究墨学的问题。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发展的历史中,对某一家学派的某一学说的研究,由于历史时代发展的不同时期,对该学派学说研究的重点内容是不相同的。这已为儒家、法家等学派的学说思想发展史所证明。任先生认为,墨学里边有好多有用的思想和主张,怎样完善、发展,为现代一般人所接受,需要我们去努力研究。他在讲话中举出世界性的两大问题,说明墨子的两大主张,完全可以作出切合两大问题的回答。任先生说:“全世界面临两大普遍问题”,一是穷国和富国“都面临着怎样发展这个新课题;第二是现在共同面临的和平问题,也是全世界的一个共同问题。”任先生指出,墨子提出“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当然通过劳动可以发展生产和维持生活,但是当代贫穷落后的民族和国家,即第三世界的人民生活穷困,并不是他们懒惰所至,而是不公平的国际关系造成的。因此,对墨子的思想主张,要按新时代的要求,以新的视角作全面的阐释。任先生还指出,当前关于和平问题,哲学家、宗教家、文学家都在宣传,有的用乞求的方式,威胁的方式,好多不同的方式。墨子反对侵略战争,主张和平,他主张和平以实力作后盾,不是空讲和平,空讲和平,让侵略者发善心,他也发不起来,也没有这个先例。因此,任先生说:“墨子的主张,我们今天重新观察的话,好多问题值得研究。……人的知识是不断前进的、发展的,我们研究古代,接受古代,就是为了发展,没有发展的话,也没有沿着古代思想继续前进,我们研究理论才有价值。但是,也要看到,外部环境怎么样,光靠理论本身,很难体现它的价值。”所以,任先生的结论是,“关于研究墨子的问题,我就想,不能就思想看思想,也要结合内部、外部条件来进行研究,就会把这个问题说的更清楚,对建设新的社会主义祖国有帮助。”这里向我们指明,要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方法论原则,以继承与发展相统一的态度,通过全面分析和深入研究墨子的思想和主张,体现其当代的价值和意义,是关于研究墨子问题的正确方向。

三、论墨子与墨家

任先生对中国墨子学会的学术研讨活动,真是以身作则。其中突出的表现,就是他于1998年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了《墨子与墨家》专著,这部著作的出版,对学界关于墨学研究给予了很大的推动和影响。

首先,任先生在这部著作中对墨子的历史地位作了科学评定。明确指出:“墨子是公元前5世纪末中国具有独创精神的伟大思想家。……他提出极有价值的认识论和思想方法。他创立了艰苦力行、求真理、爱和平、有组织、有纪律的学派。在墨子的影响下,形成了后期墨家。后期墨家进一步发展了墨子哲学精粹,完善了中国古代的逻辑科学,并且在自然科学领域取得了一些突出成果,代表了那个时代最高的科学认识水平,成为鼎盛于战国中后期影响最大的学派之一。特别是有关科学技术方面的成果闪耀着其他学派难以企及的光彩。”任先生对墨子的历史定位与高度评价,以及在哲学、自然科学、逻辑科学等领域的贡献,为我们指出了开拓性研究、发展墨学的重要课题和理论思路。

任先生在这部著作中,在分析和总结前人关于墨子思想所反映社会群体利益的不同论说之后,明确指出,墨家学说“反映了春秋战国时代开始觉醒的小生产者的要求和愿望,以及他们的局限。”因为,墨子对劳动者有深切的关怀,对那些不顾人民饥贫生死、穷奢极欲的王公大人的腐朽享乐生活提出严正的抗议。提出变革社会政治,实行贤良治世的主张。同时墨子对于破坏生产、残杀百姓、掠夺民财的兼并战争深恶痛绝,并提出了兼爱、非攻的主张。墨子不仅在思想理论和政治主张上维护劳动者的根本利益,而且,他身体力行,以“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的精神,游说诸国王公大人实行义政,放弃攻伐,强力农事,崇尚节俭。因此,在先秦,墨学属于显学。墨子在社会上有很好的形象。任先生对此引出两条论据作了论证。一是《淮南子·道应讯》篇说:“孔丘、墨翟,无地而为君,无官而为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延颈举踵而愿安利之者。”二是《吕氏春秋·不侵》篇说:“孔、墨,布衣之士也。万乘之主,千乘之君不能与之争士也。”这两条论据对墨子的评价,充分说明墨学在秦汉之前的显赫地位。

其次,我们从任先生的著作中可以看到,对墨子与墨家思想研究要有主次之分,突出其重点内容作开拓性的深刻研究。其中关于对墨子思想研究的重点内容是:非攻和兼爱;非乐、非命、节用、节葬;尚贤、尚同;天志、明鬼;三表等五篇。让我们深思的是,任先生在列出这些重点内容,而在“非攻和兼爱”篇前,特以“止楚攻宋的故事”为篇名列为一篇进行论述。任先生写道:“墨子是一位十分注重实践行的卓越的思想家、政治活动家。他的智慧、坚定和见义勇为的行动获得了历代人民的尊敬。鲁迅先生根据《墨子》书中《公输》一篇写成著名小说《非攻》。为了使墨子的光辉形象再现于读者面前,不妨把这个故事重新介绍一下。”看来这里说明了为什么以“止楚攻宋的故事”列为一篇阐述的用意,在于彰显墨子的“智慧、坚定和见义勇为”的光辉形象。其实这还是表层的用意。使我们深思的是实质上的用意,即任先生在教导我们要结合现时代,挖掘墨子思想的当代性。关于这一点,任先生在这一篇最后一段论述向我表明了。任先生说:“从以上的故事,我们可以认识到墨子这个具有智慧和勇敢的哲学家的不朽形象。墨子并不是向侵略者乞求和平。他除了用正义的言词跟侵略者抗辩以外,还充分认识到,要有保卫和平的力量。事实证明,在强有力的保卫和平力量支持下,宋国才免于遭受侵略。墨子为实现自己的理想,不辞艰辛,长途跋涉,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扑灭即将燃起的侵略战争的火焰。墨子这一伟大的行动,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一贯具有反侵略战争的优良传统。直到今天,它对我们还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值得我们每一个爱祖国、爱和平的人记取。”这里给我做出了如何研究、发掘墨子思想当代性的示范。

关于对后期墨家和《墨经》的研究,任先生在书中突出提出哲学层面的认识论、自然观和逻辑思想,以及功利主义的社会政治伦理问题。任先生认为,墨子学说中认识论,是比较光辉的一部分,具有唯物主义的观点。墨子所提出的认识客观事物的方法和检查认识可靠性的标准就是有名的“三表”或“三法”。任先生认为,“三表”是墨子的认识论的最主要、也是最根本的思想方法。其根本精神是唯物主义的。同时,任先生也分析指出,墨子没有把“三表”的唯物主义贯彻到底。墨子虽然也认识到实践在认识中的重要性,但他不明白认识和实践的辩证统一的关系。任先生说,墨子在思想方法上提出了推理的重要性,最早提出具有科学意义的“类”的概念。同时还指出逻辑学上的“界说”(定义)的重要性。由此充分表明墨子思想方法的逻辑的严密性。任先生认为,在墨子思想方法的逻辑性的严密基础上,后期墨家又进一步做出极具价值的贡献。

任先生的著作中,关于《墨经》对科学的贡献,从三个主要方面作了论述。一是“墨学对光学的贡献”;二是“墨学对力学的贡献”;三是“墨学对数学的贡献。”在论述墨学对力学的贡献中,任先生认为,《墨经》有八条讲述光学的内容,并逐项以图文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了阐述:(1)“物蔽光成影”;(2)“双影的形成”;(3)“小孔成像”;(4)“光的反射”;(5)“影的大小与远近”;(6)“凹面镜的成像”;(7)“凸面镜成像”;(8)“平面镜成像之理”等。关于墨学对力学的贡献,任先生认为,墨子学派对于力学很有研究,达到了当时世界最高水平。他写道:“《墨经》中关于力学的条目,可举例说明如下”:(1)动力,《经上》中“力,形之所以奋也”。(2)动源于力,《经上》中“动,或从也。”(3)动与静,《经上》中“止,以久也。”(4)合力,《经下》中“合与一,或复,否。说在拒。”(5)平衡,《经下》中“负而不挠,说在胜。”(6)杠杆,《经下》中“奥而必出,说在得。”(7)上提与下曳,《经下》中“挈与收仮(反),说在薄。”(8)輲车,《经下》中“倚者不可正,说在剃。”(9)引力,《经下》中“堆之必柱,说在废材。”(10)力均,《经下》中“均之绝否,说在所均。”任先生举出这十条,结合当代科学家研究的观点,对《墨经》中有关内容,作了深刻的阐释,其中的新思想、新观点和新的研究视角,是我们应当认真学习和领悟的。

关于墨学对数学的贡献,任先生写道:“墨子是伟大的逻辑学家。它一方面借用逻辑研究数学,同时也借用数学研究逻辑。墨子的数学成就包括基本概念和几何学的内容。现举例说明:”任先生举出18个例子详解了墨学对数学的贡献。(1)整体与部分的关系,《经上》中“体,分于兼也。”《经说上》中“体,若二之一,尺之端也。”兼是全体,体是部分。(2)平等线,《经上》中“平,同高也。”(3)解释径同长,《经上》中“同长,以相尽也。”(4)圆的定义,《经上》中“圆,一中,同长也。”《经说上》中“心中,自是往,相若也。”(5)方形(不限于正方形),《经上》中“厚,有所大也。”《经说上》中“厚,唯无所大。”(6)圆三径一,《经上》中“直,参也。”《经说上》中“无。”(7)圆的做法,《经上》中“圆,一中同长也。”《经说上》中“圆,规写交也。”(8)方形的做法,《经上》中“方柱隅四讙也。”(9)倍数,《经上》中“倍为二也。”《经说上》中“倍,二尺与尺,但去一。”(10)点,《经上》中“端,体之无序而最前也。”《经说上》“端,是无同也。”此外,任先生还列了“中”、“间”、“纑”、“盈”、“樱”、“仳”、“次”等作了详解。为篇幅起见,不再一一转述。但是,任先生在他的这部著作中,将“《墨经》对科学的贡献”不编为正章,而列为“附录”,很令人深思!我想这与他的崇高学品有关。任先生平生对学术是保持着敬畏之心的人。敬畏之心,体现为独立思考的批判精神,包括对自己原有的研究成果,同样要再思考、再修正、再完善、再丰富,使新的研究更科学。任先生将“《墨经》对科学的贡献”研究编为“附录”,是否表明为了以后再研究呢?我想有可能。因为,任先生对《老子》研究,在50年间,他先后四度译《老子》,原因新的资料不断为考古发现出来,同时也因个人认识和研究的新进展和提高,对原有的阐释和结论要进行修正、补充、完善和向前推进。任先生在九十一岁高龄出版的《老子绎读》后记中曾说:“‘绎’、有阐发、注解、引伸的涵义,每一次关于《老子》的翻译都伴着我的理解和阐释,因此,这第四次译《老子》称《老子绎读》。”这既是任先生崇高学品的展现,也是合乎古代文化遗产发展的一般规律的要求,更是我们领悟任先生将“墨学对科学的贡献”作为“附录”的重要启迪。(作者:朱传棨)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