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墨学动态
钱文忠:再不重视墨学,中华民族将承受重大损失
发表时间:2018-01-08  |  点击率:53669


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世界为之瞩目的发展。如此快速和巨大的进步,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这一点,就连那些对中国抱有偏见,甚至敌视的人们也无法否认。近几年来,我们开始注意到,要想把中国这样一个无可争议的大国建设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政治、经济、社会等的实力当然是必须的基础和前提,但是,仅仅有这些领域的成就恐怕还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必须花大力气去建设自己的文化软实力。我想,这一点已经成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共识。假如我们没有忘记,曾几何时,我们还以全民的疯狂,不遗余力地贬低、摧残,乃至毁灭自己的传统文化,那么,我们就不能不承认,今天能够形成努力建设中国的文化软实力的共识,是来之不易的,甚至可以说,比起振兴经济等方面的共识来讲,来得远远艰难。所以,只要有机会,我就提出,应该也必须把建设文化软实力的共识的出现和形成,列为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之一。

现在,到了需要我们做进一步的思考的历史关头了。一个无比重大的问题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如何才能建设好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今天,再也不会有任何怀疑,这其实是一个关系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未来命运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基本的答案只有一个:发掘真正属于中国,而同时又能被全世界广泛认同和接受的核心文化价值,并且努力将之弘扬出去。舍此,别无二途。毫无疑问,这样的核心文化价值只能来自于本国家、本民族的传统文化。

无论我们是否已经认识到,仿佛是突然出现的传统文化热、国学热,背后的推动力就是上述的共识和考量。传统文化热、国学热所产生的效果主要是正面的、有益的,但是,距离我们建设文化软实力的要求,依然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这样那样的热还远远没有落到实处,更没有遍及百家。徜徉在半空里的“热”,关注所及的还停留在儒家学说的孔孟一系、道家学说的老庄一系,以及佛家的粗浅部分。中国的传统文化汪洋恣肆、博大精深,上述的难道不仅仅是冰山一角吗?如果我们还不奋然急起,重视对传统文化其他组成部分的研究、发掘和弘扬,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建设就不会有丰厚充足的资源,而这就将从根本上制约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建设。这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和思考的。

在众多被忽视的传统文化中,倘若综合考量当时地位、后世影响、学行成就、当代价值、世界意义,以及受到重视的程度、得到评价的高度,墨子和他所开创的墨学,呈现出来的正是最不相称的状况。我们至今还没有整体超越晚清著名学术大师孙诒让的《墨子间诂》的新著作,虽然有为数极少的现代以前学者和如潭戒甫、杨向奎等现代学者的贡献,我们至今还不敢保证已经能够真正读懂墨家的学说。墨家那么大的一个学派,弟子姓名可考的居然不到40人。这里举的还是最简单的例子,然而,已经说明墨子墨学在漫长的中国学术史中的寂寞冷清,和实在令人扼腕叹息的现状了。假如我们不象今天的滕州这样高度重视这一情况,并且为改变这一情况做做出切实努力的话,我们这个民族,乃至整个世界都将承受巨大的损失。而这种不堪回首的损失,我们人类已经承受了几千年。

我这样的说法是否言过其辞了呢?没有,绝对没有。我这样说是足够的依据的,这些依据来自于墨子学说的本身,也来自于全世界最伟大的学者和思想家的论断。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中国的前辈伟人和学者是怎么论述墨子及其学说的意义的。

孙中山:“古时最讲‘爱’字的莫过于墨子”。

毛泽东:“墨子是个劳动者,他是比孔子高明的圣人”。

鲁迅:“墨子是中国的脊梁”。

蔡元培:“先秦唯墨子颇治科学”。

胡适:“墨翟也许是中国出现过的最伟大人物”。

杨向奎:“中国古代墨家的科学成就等于或超过整个古代希腊”。

更为重要的是,对墨子的尊崇绝对不是中国一国之私言,而是得到国际一流人物的广泛认可的。请看:

汤因比:“把普遍的爱作为义务的墨子学说,对现代世界来说,更是恰当的主张,因为现代世界在技术上已经统一,但在感情方面还没有统一起来。只有普遍的爱,才是人类拯救自己的唯一希望”。

李约瑟:“在西方,有弩机的弓最早于10世纪在意大利出现,墨者的发明比西方要早1400年左右。”

池田大作:“墨子的爱,比孔子的爱更为现代人所需要”。

成中英:“墨家强调生产,重视经济,提倡科学研究,具有实事求是的精神、理性思考的能力,以及逻辑的探讨,再加上它的兼爱精神,表现出一种高度群体性的功利主义。这些,都可以成为现代科技发展的促进力量”。

类似的论断真可谓俯拾便是。我想,上面引述的这些就已经足够说明墨子及其学说的崇高地位和重要价值了。当然,我们在彰显墨子的独特贡献和墨学的独特价值的同时,没有必要在诸子百家之间扬此抑彼。各子各家各有成就,都是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是我们今天建设文化软实力的宝贵资源。

但是,上述的论断难道还不足以告诉我们,与儒家并称的墨家,相比于其他诸家诸派,它的学行更具有当代价值和世界意义吗?

在以往的历史上,秦汉以后的墨子墨家只是很偶然、很短暂地成为学术的热点,远没有成为学术研究和文化关注的主流。历史的尘埃无奈而沉重地堆积到它本来就艰深奥秘的身上,使得我们对墨子墨家墨学的了解,比起对那些当时的地位远远不如的诸子学说的了解来,还要苍白不足。这是需要我们急起努力的。

然而,凭借着我们现有的对墨子及其学派的知识,我们已经可以有把握说,它具有别家难以比拟的极其独特的魅力。那么,它的魅力究竟何在呢?

墨子墨学的魅力就在于能够穿越历史和地域、民族的局限,特别是在今天,彰显出无可替代的当代价值和世界意义。我在这里,不可能详细论述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只有用最简明地方式,向大家请教。

我们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影响最大,门徒最多的首称儒墨两家。有关儒家及其创始人孔子的记载可以说汗牛充栋,非常详细;而关于墨子的就极其简略了,有关的遗迹也难以寻觅。《史记》没有墨子的专传,只在《孟子荀卿列传》中附记了寥寥24个字。

我们所能够知道的,墨子姓墨,名翟,大约出生在公元前480年,换句话说,他大概是在孔子70岁的时候出生的;公元前420年左右去世,得年大约60岁,长久以来也有一种说法,说墨子享年90岁的。他的出生地,今天已经没有争论了,就是今天滕州的木石镇。

尤其需要强调的是,孕育出墨子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的乃是邾娄文化,也就是泗水河畔的邹鲁文化。相比齐鲁文化而言,我们对邹鲁文化的了解、理解、研究和重视都远远不够。现在看来,邾早于鲁,文化也比鲁文化先进。鲁文化始于周公,而邾文化可以上推到夏、殷。邹鲁文化有两个鲜明的特色,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一,邹鲁文化都崇尚和平,反对战争,讲求仁义;二,邹鲁自然科学的水平,在春秋战国时期,是堪称独步的。古代舟、车、服、用器物,很多是以邾、娄为名的。方授楚先生讲:“邹鲁地区,其俗喜学术,好技艺,颇似希腊之雅典”。古代以造车著名的奚仲,以及公输班都是墨子的同乡,这就丝毫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了。

墨子曾经接受过儒家的影响,但是,后来出于对儒家学说的不满,创立了自己的学说体系和具有严格纪律的学派组织。墨子长期从事教育、游说,其内容涉及社会政治、哲学、道德观念、科学理论和工程技术。他的门徒数量巨大,而且主要来自手工业者。墨子四处奔走,深入生活,交游广泛,生活简朴,吃苦耐劳,见义勇为,坚持理想,重视实践,身体力行。这些都是在当时特立独拔的。

我们今天据以了解墨子墨家学说思想的当然只能是《墨子》了。应该说,《墨子》不是墨子亲自所写的,而是一部墨学的丛书,内容极其丰富,其中有相当的部分还有待于深入的研究。《墨子》起先有71篇,到了北宋只有63篇了,今天就仅剩下53篇了。

今天研究墨子和早期墨家的思想,我们的主要材料是《尚贤》、《兼爱》等24篇。从《备城门》到《杂守》的11篇是讲战争防御的技术的,当时是当面口授,还可能附有图解的,所以,在今天看来,文字就格外地简略难解。《经上》、《经下》、《经说上》、《经说下》、《大取》、《小取》这六篇则反映了后期墨家的思想,其中特别珍贵的是包括了中国最早的几何学、光学、力学和一般物理学方面的知识,还有相当完整的逻辑学说,同时,也就是在这六篇里,高度重视实践、保护私有财产,价值极高。

我在这里,着重想向大家请教的,是墨子墨家学说的当代价值和世界意义,当然,由于种种限制,主要是我个人学养浅薄的缘故,这样的请教只能是挂一漏万了。我想分三个方面来谈。

首先,是墨学和当代伦理价值。墨家提倡兼爱共处、急公好义、节俭利人、自苦勉行,反对战争侵夺、以等差之爱来基础的愚孝、损人利己、人人交恶、苟且偷安,倡导博爱人民、集体主义、勤俭节约、热爱劳动,这些毫无疑问都是不仅具有当代意义,而且也是为全世界共同接受的普世价值。墨家的反对等差,有帮于建设新型的人际关系;墨家贵义重信,有助于建设诚信社会和新型团体机构间关系;墨家的牺牲精神,更是有助于建设勇于承担、见义勇为的新型社会关系。

其次,是墨学和当代政治。墨家是主张正义治国、贤人治国的,针对国家可能出现的各种弊病和不良情况,墨家都有一整套的对策理论。国家混乱失治,以“尚贤”、“尚同”对之;国家贫穷衰落,以“节用”、“节葬”对之;国家奢靡迷醉,以“非乐”、“非命”对之;国家无礼淫野,以“尊天”、“事鬼”对之;国家侵凌欺夺,以“兼爱”、“非攻”对之。假如我们将这些学说从时代的限制和遮蔽下释放出来,毫无疑问也是具有当代意义和世界价值的。

第三,是墨学和当代经济。墨家在经济学方面的思想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墨家是高举“赖其力者生”的大旗的,高度重视社会生产,高度提倡劳动致富,高度提倡强力而为,反对富贵天定。墨家对科学技术的高度重视,在传统中国更是无与伦比的,这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最先声。墨家还对社会财富的分配具有卓见,它关注共同富裕,配合兼爱,消弭过度的贫富差距,尤其高妙的是,墨家早就注意到不要抢夺子孙后代的资源,要为可持续发展留下空间。墨家以利害相权作为自己的社会交换论的基础,具备了公平正当的维度。在中国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今天,我们应该特别珍视墨家节用制欲的消费观,格外注重艰苦奋斗、勤俭节约、控制消费、留意积累。墨家的逻辑理性也对经济的谈判进退具有相当的价值。尤其是在竞争已经转化为以人才竞争为根本的今天,墨家的高度组织管理要求和能力,对管理者“好学博通”、“修身亲士”、“口言身行”、“上行下效”、“君子无斗”的期待更是具有恒久的生命力。

在中国的传统中,如此具有当代价值和世界意义的思想家、实践家、学派、学说是不多见的,是我们子孙后代,特别是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必须高度重视的最珍贵的财富。

我们前面举了一些距离我们不远的伟人和大学者对墨子墨家的评价,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遥远的古代,那些距离墨子并不太远的人对墨子墨家的评价吧:

骂过墨子的孟子:“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

眼高过顶的庄子:“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

墨家弟子曾经说过:“天下无人,墨子之言犹在!”我想,这绝对不是一家一派的私言,而是天下的公论吧。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