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学术观点
孙中原:墨学研究与科学方法论
发表时间:2018-05-29  |  点击率:53259

 要:在世界一体化,全球化的新时代,墨学研究者须有现代世界科学的眼光,运用现代世界先进的科学方法论,坚持一个基本的理论观点:全世界,全人类的逻辑学,数理化天地生基础科学,技术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墨学中的科学因素,有普遍性、普适性和普世性。逻辑学有基础性,工具性和全人类性。逻辑学是全人类普遍适用的知识学科,是全人类共同享用的精神财富,不为某个地区民族垄断专用。世界不同地区民族,语言不同,逻辑相同。运用世界先进的科学方法论,分析墨学,是现代墨学研究领域前沿的闪光亮点,重点难点,热点焦点,攻关难题和学术增长点,深入探索,有助于推动墨学研究的健康发展。本文围绕墨学普遍性、普适性和普世性的论点,展开论述,反映现代墨学研究领域前沿的学术争辩,向广大学界同仁和读者请教,以期达致科学结论,求取真知,弘扬真理。

关键词:墨学研究;科学方法论

一、问题提出

沈有鼎《墨经的逻辑学》说:“(有人)企图证明中国没有逻辑学,或者说中国人的思维遵循着一种从人类学术康庄大道游离出来的特殊逻辑,于是《墨经》渐渐变成了供神秘主义者穿凿附会的天书,乌烟瘴气笼罩了《墨经》。”(《沈有鼎文集》页377,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

沈有鼎说的这种情况,目前依然严重存在。科学和理性的研究者,应该名辩是非,破斥“神秘主义者”的“穿凿附会”,廓清笼罩于《墨经》的“乌烟瘴气”。运用世界先进的科学方法论,研究墨学,是现代墨学研究发展的关键。针对现代墨学研究领域前沿的闪光亮点,重点难点,热点焦点,攻关难题和学术增长点,探索分析,有助于推动墨学研究的健康发展。

二、墨学的普遍性、普适性和普世性

墨学中的科学因素,有普遍性、普适性和普世性。《荀子·正名》说:“凡同类同情者,其天官之意物也同,故比方之疑似而通。”同是人类,有同样的认知器官,面对同一的客观世界,认知成果本质同一,经过比较推论,透过现象,撇开假象,显现真相,把握全世界,全人类共同的逻辑和真理。

科学是全世界,全人类对同一世界本质规律的同一认知。世界同一,人类本质同一,认知器官(眼耳鼻舌身大脑)同一,科学概念原理同一。逻辑学和数理化天地生,基础科学,技术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全世界全人类本质同一。科学有全世界性,全人类性,无地区性,民族性。世界、人类和科学的本质同一,不容歪曲,不容割裂。

科学用不同民族语言表达,科学本质,科学概念原理,不因任何民族的不同语言而改变。人们同住一地球,面对世界本相同。认知器官都同一,理性认知本质同。不同语言是现象,世界科学理相通。透过现象看本质,概念原理都相同。中西互释本质显,人为割裂理不通。比较研究合常理,中外合璧创双赢。

墨学分科知识,归类全世界,全人类同一的自然人文学科:一逻辑学。二方法论。三认识论。四心理学。五世界观。六历史观。七经济学。八政治学。九伦理学。十、教育学。十一、语言文学。十二、音乐艺术美学。十三、军事学。十四数学。十五物理学。十六力学。十七、简单机械学。十八光学。十九、科技哲学

墨学中的科学因素,可与世界科学知识接轨。墨学有普世价值,世界意义,是全人类的宝贵知识遗产。不能因《墨子》语言的民族性,否认墨家科学知识的普遍性、普适性和普世性。日本讲谈社1978、1989年版《人类知识遗产》丛书,含本田济著《墨子》(本田济:1920年生,大阪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

逻辑学有基础性,工具性和全人类性。逻辑学是一切学科知识的基础,世界学者普遍认同。否认逻辑学基础地位的观点,是十分错误的。其错误性质,如同否认“数理化天地生”等学科的基础地位。

逻辑学是人类正确思维和有效交际的普遍工具。逻辑有全人类性,没有民族性。逻辑学是全人类普遍适用的知识学科,是全人类共同享用的精神财富,不为某个地区民族垄断专用。世界不同地区民族,语言不同,逻辑相同。

墨家辩学是研究语言表达和辩论技巧的学问。印度因明是研究推理论证的学问。世界逻辑史事实证明,逻辑是有全人类性的基础学科。世界各民族语言不同,丝毫不影响全人类应用本质相同的逻辑学,犹如全人类都应用本质相同的“数理化天地生”基础学科。

有人否认逻辑学的全人类性,认为全人类没有共同的逻辑,“不同民族有不同的逻辑”,中华民族可以有从“人类学术康庄大道游离出来的特殊逻辑”,这种狭隘偏顽的“民族逻辑观”,是违背全世界,全人类学术史基本事实的谬见。

有人坚持狭隘偏顽的“民族情结”,反对用全世界,全人类共同的逻辑学工具,分析墨辩,把全世界,全人类共同享用的逻辑学,“视为异己、异端,这是自外于人类文明,自外于世界学术,是‘义和团’心态在学术上的表现”。(《程仲棠:“中国古典逻辑学”解构》,页172,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三、古为今用是目的,洋为中用是工具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是现代墨学研究的正确指针。“古为今用”是目的:现代人研究墨学,目的是为今用。“洋为中用”是工具:借鉴全世界,全人类积淀几千年的先进科学文化,作为研究墨学的工具、利器和方法。

毛泽东《如何研究中共党史》(1942)提出“全面的历史的方法”“古今中外法”说:“通俗地讲,我想把它叫做‘古今中外法’,就是弄清楚所研究的问题发生的一定的时间和一定的空间,把问题当作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历史过程去研究。所谓‘古今’就是历史的发展,所谓‘中外’就是中国和外国,就是己方和彼方。”说“古今中外法”,“也就是历史主义的方法”。(《毛泽东文集》第2卷,页400)

徐特立说:“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古今中外法,就是说我们古代的也要,现代的也要,外国的也要,中国的也要。把古代的变成自己的,和现代的结合起来;把外国的变成自己的,和中国的结合起来”。“古今中外法,把古今结合,中外结合,变成我的。像吃牛肉也好,吃狗肉也好,吃下去了,把它变成我的肉,这就对了,绝不是说吃了狗肉我就变成了狗肉。”(《徐特立教育文集》,页88;张岱年等主编《中国文化概论》,页474,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

毛泽东《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1956.8.24)说:“向古人学习是为了现在的活人,向外国人学习是为了今天的中国人。”“学”是指基本理论,这是中外一致的,不应该分中西。”“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一般道理都要学。水是怎么构成的,人是猿变的,世界各国都是相同的。”(《人民日报》1979.9.9)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是现代墨学科学研究的本质特征。墨家的科学和人文学知识,用古汉语表达,佶屈聱牙,艰涩难懂。在世界一体化,全球化的新时代,墨学研究者的神圣使命,是从最广大人民群众迫切的现实需要出发,用全世界,全人类共同的现代科学方法论,读者喜闻乐见的语言,创造性诠释墨学精华,把墨家用古汉语表达的墨学,改造、转型和质变为今人易懂能用的新墨学。新墨学是现代新文化的必要成分,是世界一体化,全球化新时代社会前进的巨大精神力量,是振兴中华,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锐利精神武器。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