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学术观点
杨武金:墨学视野下的当今人类生存发展之道
发表时间:2018-06-12  |  点击率:53148

当今社会,人类间的冲突不断,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社会集团和社会集团之间,矛盾与不和谐现象越来越剧烈。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人类发明出各种科学技术,但这又导致污染越来越严重,各种灾害层出不穷,自然环境被破坏,人类越来越陷入各种困境之中。由墨子及其弟子所创立的墨学,是中国先秦时代的显学,虽然后来长期被埋没,但是其作用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得到了初步体现,并将对中国及世界未来的发展产生重要的方向性主导作用。

一、 兼爱和谐:人与人的理想相处

单独的个体人不能持续存在,所以在有了我之后,还需要有你和他。这样就产生了人和人之间如何相处的问题,即如何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可能有人要问,那还有国家、企业、单位等社会集团等,它们之间的关系又如何理解呢?其实,国家或团体都是人的集合概念。国家与国家的关系,社会集团和社会集团的关系等,除了增加一定的复杂度以外,本质上都是人与人的关系的再现或重现。

马克思说,从人的类本质看,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如何处理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自有人类以来就一直是人类在思考、必须思考的问题。不过,没有谁敢说我们已经完全处理好了这种关系。人类几千年来的征战或者战争的历史,尤其是20世纪上半叶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分别死亡了846.5万和5700万人,这充分反映了人类的不和谐相处、矛盾和对抗,可以说人类没有能够从根本上处理好自己和他人的关系。[1]

墨家的“兼爱”学说,是为更合理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提出来的方案。兼爱,就是要平等地相互关爱,尤其强调要像对待自己国家那样来对待别人的国家,要像对待自己那样来对待他人。“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墨子·兼爱中》)兼爱是能够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和天下太平的既必要又充分的条件。[2]

墨家认为,天下大乱的原因是人们之间不相爱、不兼爱。“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起不相爱。臣子之不孝君父,所谓乱也。子自爱不爱父,故亏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此所谓乱也。虽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此亦天下之所谓乱也。父自爱也不爱子,故亏子而自利;兄自爱也不爱弟,故亏弟而自利;君自爱也不爱臣,故亏臣而自利。是何也?皆起不相爱。”(《墨子·兼爱上》)所以,要实现天下大治,必须提倡兼爱。如果国家之间、君臣之间、父子之间、兄弟之间,甚至人与人之间不分强弱、众寡、富贫、贵贱,都能平等地相亲相爱,则社会就安定,国家就太平。

老子强调思想自由,反对限制和秩序;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则强调人与人之间严格的上下等级秩序,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陷入一种僵化的、严重不自由的失去个性自由的“异化”。墨学正是在批评儒家这样一种“亲亲有杀”、“爱有差等”的严格化的上下等级制的基础上,提出了人与人之间,既要有下对上的“敬”,也要有上对下的“爱”,既可有上对下的“统治”或“治理”,也可以有下对上的“谏”和“议”,从而保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与畅通,保证社会组织及国家的团队绩效和长治久安。

近几十年来,世界上虽然没有特别残酷的战争,但小规模的战争还是不断出现,国与国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的矛盾和仇视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减弱,各自为了自己本身的经济利益而明争暗斗,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剑拔弩张的军事演习不断上演,各国之间的经济竞争和军备竞赛越来越激烈,核威慑和强权政治让整个世界愈来愈处于恐怖之中。人与人之间也是一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不平等现象越来越严重,权力腐败、学术腐败、心灵扭曲的现象让人的自由意志越来越失去其应有的个性。当今的人们生活在一个极不和谐的社会当中。

发动战争是不兼爱的重要表现。墨家认为,发动侵略战争,是极端的损人不利己行为。对自己来说,荒废农事、损兵折将,对他人来说,则被“入其国家边境,芟刈其禾稼,斩其树木”“杀其万民,覆其老弱”,遭到灭顶之灾,所以,墨家特别强调“非攻”。贪污腐败也是一样,只顾得到自己一时的好处,却损害了他人和大众的利益,大多最终没有好的归宿。中国目前发现的贪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与情色有关联。包二奶、三奶,就必然需要更多的经济资源来维持,不贪污就成为了不可能的现象。[3]贪官包养二奶、三奶,同时也过多过度地霸占、挤占了他人的情色资源,是对他人潜在资源的一种侵略。战争、腐败等现象,都是不兼爱的表现,都是建构和谐社会、和谐世界所必须清除的人类劣习。《墨子·兼爱上》说:“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乎?视父兄与君若其身,恶施不孝?犹有不慈者乎?视弟子与臣若其身,恶施不慈?故不孝不慈亡有。犹有盗贼乎?故视人之室若其室,谁窃?视人身若其身,谁贼?故盗贼亡有。犹有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亡有。若使天下兼相爱,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盗贼无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则天下治。”如果每一个人都按照兼爱来行事,则和谐社会不难到来。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我们今天提出建设和谐社会、构建和谐世界,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当今的世界、当今的社会极端不和谐。和谐世界、和谐社会,要求国家与国家之间,要求同存异,化解矛盾,而不是你死我活。因为你死并不就能造出我活,一方面你死必然会不断地产生出那个你来,而且到底是谁死还说不定。在人与人之间,在组织和组织之间,也应该是你我共存,实现共赢、多赢这样的局面,社会才能和谐发展。和谐社会不是要消灭异己,而是要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包容各种可能的方面,以求得共同完善与发展。

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关键是强对弱、富对贫、贵对贱、上对下之间的关系问题。“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熬贱,诈不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者,以相爱生也,是以仁者誉矣。”(《墨子·兼爱中》)“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熬贱,诈不欺愚”,这是实现人与人之间关系和谐、社会和谐的最基本保障。强势的一方往往容易造成对弱势一方的凌辱、欺压,通常的表现就是发脾气,甚至有时是整人。[4]当然,在一个极度不和谐的社会中,反过来的情况也不少见。所以,墨家强调,既要有下对上的“敬”,也要有上对下的“爱”。

总之,墨家的兼爱思想,表明了实现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的基本框图,在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性作用。

二、 科学发展:人对物的合理处置

人是万物之灵,万物理应为我所用。墨家也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墨家强调要“摹略万物之然”(《墨子·小取》),必须研讨探究世界上万事万物的本质和规律性。其中的“然”包含着“所以然”,即必须研究事物现象背后所隐藏着的原因和原由。《墨经》[5]1条所说的“故”,就是原因、理由的意思。该条说,“故,所得而后成也”,即有因必有果。

老子说,“绝圣弃智,民利百倍”(《老子·十九章》),对科学认识采取了消极不为的态度。墨家则不然,强调对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性的认识。墨家将知识分为“闻、说、亲,名、实、合、为”,其中,“闻、说、亲”说的是间接知识、推理所得来的知识和直接知识;“名、实、合、为”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单纯理论知识、单纯实际知识、经过与事实对照过的知识和应用于实践并能够获得成功的知识。墨家把人所具有的之所以能够进行科学认识的能力称为“知材”,将人运用自己的认识能力来进行科学认识活动的行动和冲动称为“虑求”,把人们与外界事物相过从而得来的知识即感性认识称为“过物之知”,将人们通过理性思考或推理所获得的理想认识称为“论物之知”,并且认为“论物之知”是人们关于事物所能够获得的最为深切显著即可靠的知识,强调理性认识的重要性和作用,提出了“察类”、“知类”、“辩故”、“明故”、“以往知来”、“以见知隐”等具有深刻理性思维意义的认识原则和方法,建立了以“故、理、类”为基本范畴的墨辩逻辑学说。[6]

墨家学者善于科学技术的应用,也对科学理论进行了一定的研究和总结。墨家集团所著《墨经》,是一部包含了光学、力学、数学、心理学、生理学、语言学、逻辑学等诸多学科内容的“百科全书”,如著名的“小孔成像”原理在其中就得到了科学正确的阐述。

但是,在墨家看来,科学技术的基本目的,是发现它来为人服务的,所以科学发现和发明只有在对人有用、有益的前提下才是有价值的。墨子指出,科技“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墨子·鲁问》),[7]科学技术的功效必须以对人们有利为原则和方向。墨学的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相统一,科学技术是要为人的发展服务,尤其是要为人民造福、为人类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服务。如果科学技术不能为人类服务,不管它看上去很美,那也是不可取的。《墨子·大取》说:“两利相权取其大,两害相权取其小。”依此观之,即使是看起来很巧妙的科技发明,但如果其对人类的害处大于了好处,那也是不可取的。

当今世界,各种科技发明和发现层出不穷,但是人们的科学认识是没有止境的。关于宇观世界和微观世界,人们基本还没有多少认识,就是关于宏观世界人类能够真正认识清楚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像人的大脑为何能进行如此复杂的思维?[8]又如何将这种功能模拟出来为人所用,即人工智能问题,还是我们仍然不知道多少的领域。因此,墨家提出的“摹略万物之然”和“所以然”,仍然是我们必须去努力从事的。同时,也应该看到,我们今天的许多科技发现和发明,如原子武器、化学武器、核导弹等,[9]到底它们对人类有多大益处,我们是很明白的,它没有什么益处却很可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但为什么我们还在热心地去研究和大批地加以制造出来呢?

当今时代,由于科学技术不断地被有效地应用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人类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准比以前时代取得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生活取得极大改善的同时,人们并没有变得更快乐和更幸福,人们的身体也没有变得更健康。[10]相反,人们所面对的疾病、怪病越来越多,肥胖症、营养过剩、三高食物所导致的各种疾病致死比例越来越高。随着物质生活的越来越丰富、富足,人们的各种不必要的浪费现象也越来越令人吃惊,过度消费、不必要消费越来越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普通现象和惯常行为。其实,自然界所赋予我们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不是无限的,我们没有节制地向自然界索取,最终将不得不承受大自然对我们人类的报复。地震、海啸、台风、飓风的发生越来越平常,瘟疫越来越多,各种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水污染、空气污染[11]、环境污染等越来越严重,地球变得越来越不适应人类的生存。

在墨子时代,人们对自然界的索取还远没有这么多,当时的自然环境应该比现在要好上几千几万倍,但墨家却超前认识到了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重要性,提出必须采取“节用”、“节葬”、“非乐”等原则,反对奢侈浪费、过度消费和没有节制的享乐等不合理做法。什么是“节用”之法?《墨子·节用上》说:“圣王为政,其发令、兴事、使民、用财,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其兴利多矣!”统治者计划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能够增益、实用,不能浪费多于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当今中国,就公车消费来说,其造成的浪费就很大,同时公车要求不必要的让道、占道,是造成不少堵车现象发生的重要原因。就公款消费来说,其造成的浪费惊人,同时也是很多人因此身体吃出毛病的重要因素。有些人觉得,墨子提倡“节用”,是不是要求大家过苦日子,“节葬”似乎有失对死者的基本敬重,“非乐”是否就意味着人们不需要任何音乐享受?其实,墨家所反对的,仅仅是浪费和过度消费,反对因丧葬而举行的各种不必要的仪式而放弃了生产,反对因为举办过度的娱乐活动而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墨子·非乐上》说:“民有三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墨子所担心的是,人们因为过度消费、丧葬和为乐而造成大量浪费,同时许多饥寒交迫者得不到最基本的生存和生活的保证。试想一下,我们今天的浪费现象有多么的令人吃惊啊,[12]有些墓地修得比活人住的房子还贵还值钱不知多少倍啊,有些电影电视剧的拍摄造成了优美的自然环境遭到极大的破坏甚至不可再生。

我们今天提出建立科学发展观,即发展必须是可持续发展,不能过度开发、过度利用自然而造成自然界的不可再生。科学发展观与建立节约型社会密不可分,科学发展观要求我们必须树立节约节用的观念,建立一个真正可持续发展的节约型社会。

三、 逻辑理性:人对自身的基本诉求

无论要处理好人和人的关系,还是要处理人对物的关系,都必须通过有理性的人来实现,要求其实现者——人,必须具有科学和理性精神,其中,最重要的是分析理性。

如前所述,在墨家看来,“故”是事物现象所隐藏的原因或本质,同时它也是一个推理或论证得以成立的充分必要条件。在《墨子·小取》中,墨家把“故”这个概念进一步抽象为一个逻辑范畴,作为其辩学的核心概念。“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用概念表达实际,用判断陈述思想,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用推理或论证来陈述理由和原由。

《墨子·小取》说:“夫辩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以类取,以类予。”墨家建立辩学的基本目的十分明清楚,就是要明确“是”和“非”的分别,审察“治”和“乱”的原因,明确“同”和“异”的所在,考察名称和实际的道理,权衡利益与祸害,决断嫌疑。辩学强调在进行推理和论证的过程中,必须遵守“类”的原则,即根据事物的“类”来取例证明,根据事物的“类”来予以反驳。

比如,要衡量一个言论或论断的“是”还是“非”,墨家提出了“三表”作为标准,即前人的经验、人民群众的实践和在实际应用中的价值。凡是违背其中之一的言说都是“非”,都是无效的,只有符合这三个标准的言论才是“是”,才是有效的。《墨子·小取》说:“效者,为之法也。故中效,则是也;不中效,则非也”。“法”就是标准,“不中效”就是不符合标准,“中效”就是符合标准,凡是不符合标准要求的言辞都是无效的,只有与标准相符合的判断和推理才是有效的、正确的。在墨学中,“道”、“理”、“方”、“法”、“仪”、“表”等,都是说的某个标准,是我们论说的根据,是我们言论所需要遵守的东西。

儒学强调德行修养的重要性。《论语·学而》说:有子曰:“其为人了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认为德行修养是能够成为完美人格的重要基础。

辩学为墨学的根本。墨子强调弟子必须“辩乎言谈”(《墨子·尚贤上》),“能谈辩者谈辩” (《墨子·耕柱》),“守道不笃,遍物不博,辩是非不察者,不足与游”(《墨子·修身》),强调对学生的逻辑思维素质和能力的培养和提高,要求每一个弟子都成为能“辩察名实”和区分真假是非并且具有很强的论证能力和判断能力的“士”,这也就是中国古代教育思想中强调学生必须具有“明辩”素质的思想的突出体现。

墨子对于当时流行的儒家“命定论”进行了揭露和批判,提出了“非命”的主张,强调理性分析和思考的重要作用。

《墨子·贵义》篇记载,墨子从鲁国出发到齐国游说,在路上碰到一个算命先生对他说:“今天上帝在北方杀黑龙,您长得黑,到北方去不吉利。”墨子不听,继续向北走,结果遇到河水暴涨不能过河,只好返回来,算命先生见他后得意地说:“不信我的话吧,我说过先生不能往北的。”墨子这时反驳说:“南方人不能往北,北方人不能往南,脸色有黑有白,为什么都不能前往呢?况且上帝甲乙日杀青龙于东方,丙丁日杀赤龙于南方,庚辛日杀白龙于西方,壬癸日杀黑龙于北方,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整个天下的人都不能走路了。你这完全是束缚人思想而使天下虚无人迹,你的话不能听。”运用逻辑上的归谬反驳法对算命者的迷信思想和宿命论采取了明确否定的态度。

辩学在墨学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墨学的论证性使得它具有很强的批判精神。“墨论” [13]思想中,专门有“非命”、“非乐”、“非儒”、“非攻”等,批判和批评当时儒家与其他各家学说中的消极观点。墨子虽“学儒者之业,授孔子之术”,但由于嫌其学“厚葬糜财”,故“背周道而用夏政”。(《淮南子·要略》)为足以和儒学抗衡,墨家必须拿起自己“批判的武器”——墨家学派所创立的“辩学”,即逻辑学。[14] 墨家充分运用了“辩学”这个“批判的武器”,全面扬弃前人的思想,经过认真思索和进行实践上的探讨,建构了当时被称为“显学”的墨学思想体系,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特色的活的思想源头。

中国先秦时代,百家争鸣,逻辑思维和分析理性得到充分发展。但秦汉以后,由于统治者实行思想禁锢和罢黜百家的思想政策,中国人两千年来基本上处于缺乏逻辑思维和科学理性的传承和应用的状态,一直到“五四”运动时期,在“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口号声中,又喊出了“逻先生”,逻辑分析和科学理性开始被一些国人重新提拿起来,但直到今天,逻辑思维和科学理性都未能真正在中国得到应有的重视。

传统的中国社会,人们普遍重视的是提出命题和相信命题,却严重忽视了对这些命题的论证,从而摆脱不了盲目性。如赞扬读书的重要性,说:“读书须用意,一字值千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于是很多人就相信读书很重要了,但反面的情况也存在,如说:“只有鼎罐煮莽莽[15],没有鼎罐煮文章”,似乎读书也不那么重要。主张要做好人,说:“好人有好报”,但相反的观点则是“好人命不长”,似乎也可以不做好人。认为金钱是不重要的,说“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但相反的观点则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似乎钱又非常重要。[16]这些格言或古语,相互之间抵触、冲突、矛盾,却被人们大量地相信,而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怀疑和质疑。于是乎,人们就在这是和非之间,左右逢源,逆来顺受,怎么样都行?

逻辑思维能力和素养是全智人才所不可或缺的。当今社会的知识分子、管理人员、国家干部,如果要能够完美地完成他们的所属工作,没有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是不行的。比如,对于国家干部来说,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与素养,不但可以更好地开展自己的工作,而且可以为防止自己腐化堕落多留个心眼。比如,根据“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的常识,如果具有足够的思维能力,就可推论出:收受别人财物最终必然败露。其实,很多贪官其实最后都是鬼迷心窍,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思维能力,当然也谈不上还有什么道德良心。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作为贪官来说,其最大的缝就是思维上出现的问题。

就中国目前出现的严重空气污染问题来说,如何治理?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据调查,主要的原因有:汽车尾气排放、燃煤、扬尘等,其实,人们早都意识到空气污染问题,但为了经济发展的“快”,为了GDP的高增长,为了过度消费和享受,思维中也就缺乏了必须从根本上防止空气污染这根“弦”。目前中国的环境污染,除了空气污染,还有水污染、固体废弃物、土壤污染等,都已经非常严重,如果不即时加以注意防治,到问题极端严重的时候再来着手解决必定会付出高昂的代价。

现时代,要高扬人的理性精神,就要注意努力培养全智人才,尤其要加强逻辑思维能力和素养的铸造。墨学重视理性思维,重视逻辑论证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加以重视和弘扬。

四、结论

墨学从根本上呈现为一个以批判的武器即逻辑工具出发,构建了以兼爱思想为核心,以科学精神为引领的人文精神和科学精神相契合的科学理论体系。墨学主张人与人之间或者社会集团和社会集团之间应该相互关爱、实现双赢和共赢,在科学研究中应该穷尽万物之然和所以然,强调理性认识和科学认知的重要性,用自己所建立起来的辩学即逻辑工具来反对侵略性、盲目性和命定论,对于我们今天建设和谐社会、构建和谐世界,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要的启发和启示作用。

首先,墨学兼爱学说为人类和平相处指明了方向。个人不能脱离他人而存在,如何与他人相处是每个人都必须回答的问题。自有历史以来,人类整个来说并不能够很好地处理好自己与他人的关系。对此思想们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墨家的兼爱说是其中比较的方案。尤其针对当下存在的严重的权力腐败、学术腐败、极端不平等、恃强凌弱、社会极度不和谐等现象,墨家兼爱说无疑是一剂良药。

其次,墨家节用思想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开出了良方。人具有认识世界万物的能力,并通过所获得的知识进行科学研究,从而更好地从事实践活动,以满足人类自身的需要。不过,人们对物的处理必须以人为重,科学技术必须以为人类服务为目的。当今许多科技发明(如核武器)和生产,从根本上对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并没有什么好处,相反却成了人类自取灭亡的推手,如各种怪病的出现、污染的加重、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等。从根本上来讲,当今必须充分按照墨家的节用要求,人才有希望存在下去。

最后,墨家重视人的逻辑理性能力的培养,这是解决人类各种难题的根本途径。人的存在本质在于其道德性,但是理性能力却是人之作为人的最基本能力,没有理性的人与一般动物无异,甚至不如一般动物,而且缺乏理性,人的道德行为不能坚持始终。当前社会中存在的各种矛盾冲突、贪污腐败、掠夺自然等问题,从根本上都是因为人类缺乏理性造成的。今天只有充分发扬墨家重视理性思维、重视逻辑论证的精神,人类的未来才有希望。


参考文献:

[1]根据C.E.M.Joad在《文明的故事》一书中的说法,人类的过去基本上是一场相当残酷的争夺过程:厮杀角逐,恃强凌弱,吞并掠夺,蹂躏作战。我们不必苛求即使是文明的民族不曾干过那些事情。我们所要求的只是,他们也可能在某些时候还做过某些其他的事。参见:英语阅读文选.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3.p8.

[2]杨武金:论墨子兼爱思想的逻辑维度[J].职大学报.2008(3),p7.

[3]最高人民检察院有一位副检察长曾列举这样的数据,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人。郑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璋称,“95%的贪官都有情人”。

[4]聂绀弩:论发脾气[J].读者,2013(4),p44-45.

[5]通常把《墨子》一书中的《经上》、《经下》、《经说上》、《经说下》合称狭义上的《墨经》,广义上的《墨经》还包括《大取》和《小取》。

[6]杨武金:墨经逻辑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p170.

[7]完整的叙述是:“公输子削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巧。子墨子谓墨子曰:‘子之为鹊也,不如匠之为车辖,须臾刈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故所为功,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

[8]大脑是人体最复杂也是最神秘的器官,迄今为止,人类对于大脑是如何运作的仍只是一知半解。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总统布什就提出“脑的十年”计划,其后日本、欧洲等相继跟进,对大脑开展了一系列研究。美国目前计划投资逾30亿美元,企图绘制人脑活动图。

[9]目前世界上以美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主要国家共拥有核弹头约3万枚左右,其全部破坏能力相当于夷平广岛原子弹的破坏力的100万倍。

[10]据调查,中国人从2000年到2010年,GDP年均增逾10%,但居民认为自己幸福或者比较幸福的人则从84.8%下降到了83%,认为不太幸福的人与很不幸的人则从15.2%上升到了17%。目前在中国,抑郁症的发病率,男性为8%到10%,女性则高达10%到25%。

[11]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对中国的空气污染严重程度已有切身体会。单就2013年1月份的情况看,污染持续时间长,波及范围广,对人们的身心健康及生产生活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1月12日北京的数据显示,空气质量为六级严重污染,许多区域的PM2.5浓度测值都在750微克/立方米以上,有的区域甚至达到1000微克/立方米以上。

[12]中国人目前的饮食浪费惊人。平均每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价值高达2000亿,被倒掉的食物相当于2亿多人一年的口粮。同时,中国还有1.28亿贫困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近10%。

[13]《墨子》一书中,包含在《尚贤》、《尚同》、《天志》、《明鬼》、《兼爱》、《非攻》、《非乐》、《节用》、《节葬》、《非儒》的基本思想和主张,也称为“墨论”。

[14]杨武金:逻辑:墨学的“批判武器”[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11.12.哲学版.

[15]贵州的一种饭叫莽莽。

[16]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P49.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