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学术观点
孙中原:创转创发和转型--墨学研究的理想期待
发表时间:2018-09-18  |  点击率:53186

摘要:创转创发和转型,是墨学研究的理想期待,前沿课题,攻关难题,重点难点,热点焦点,闪光点和学术增长点。习近平2014.9.24在纪念孔子诞辰研讨会讲话说:“努力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实文化相融相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创转创发的理论加工,跟现代文化融通接轨。2016年2月19日在北京舆论工作座谈会讲话说,在新时代条件下舆论工作承担“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的职责和使命,对墨学研究同样适用。精准理解运用人类积淀数千年的先进科学方法论,是现代墨学研究健康发展,取得理想成果的关键。

关键词墨学研究;方法论;新墨学;元墨学

一、联接中外,沟通世界

墨学研究成果的科学价值、作用、功能和意义。世界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人类科学文化深度交融趋势,锐不可挡。全人类积淀数千年的学术理论,本质统一,资源共享。墨学中符合新时代需要的科学人文因素,是建设现代新文化的思想资源和启示借鉴。战国初期墨子创始,战国末期墨子后学发展的逻辑、哲学、科学和人文学知识,用先秦古汉语表达,不经专门解释,难以索解。

墨学研究者的职责使命,指导原则,宗旨目标,康庄大道,必由之路,必然趋势和恰当归宿,是古为今用,中西融合。从广大人民群众迫切的现实需要出发,用现代科学方法,创造性发挥墨学精华,用读者喜闻乐见,易于理解的现代语言表达,把墨家用古汉语表达的古旧墨学,“创转创发”,质变转型,改造为今人易懂能用的新墨学。新墨学是现代新文化的必要成分,是推动社会前进的积极因素,是振兴中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锐利思想武器和强大精神动力。

哲学是时代精神的概括、总结和升华,墨学随时代的发展而改变型态。墨学与时代同行,与世界同行。伴随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开展,墨学研究进入跟战国至清代本质不同的发展阶段。从战国至清末的古旧墨学,随时代的发展而终结,由适应时代需要的新墨学和元墨学取代。毛泽东《矛盾论》说:“我们常常说‘新陈代谢’这句话。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抵抗的规律。依事物本身的性质和条件,经过不同的飞跃形式,一事物转化为他事物,就是新陈代谢的过程。”对墨学研究同样适用。

墨学研究在新时代经历新陈代谢,除旧布新,推陈出新,革故鼎新的前进发展历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墨学与时代需求的对立统一,碰撞调适,是墨学持续发展,“创转创发”,质变飞跃,创新转型的强大动力、生命张力与不竭源泉。

2015年12月16日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演讲说:“‘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完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维护网络空间秩序,必须坚持同舟共济、互信互利的理念。”

2014年6月28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纪念大会讲话弘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设合作共赢美好世界》引用《墨子》“兼爱非攻”,作为“中华民族历来崇尚”的理念。2013年10月21日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讲话引用《墨子》:“尚贤者,政之本也。”

习近平近年多次引证墨子“兼爱”和“强不执弱,富不侮贫”等古语,古为今用,中西融汇,针对现实,温故知新,推出新解,饶有新义,彰显墨学古老真理的生命活力和现代价值,是继承国学精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模范事例。

墨学研究健康发展,必须端正研究方法,运用现代科学世界观、认识论和方法论。在当前新时代,墨学迎来跟世界先进科学文化联系接轨,比较研究,融会贯通的新机遇。站在现代世界科学文化的最高峰,用世界一体化和全球化的眼光,以全人类本质和科学本质同一为前提,用现代世界先进科学方法论研究墨学,促进墨学的“创转创发”,质变创新,改造转型。墨学研究方法论,综合运用现代世界先进科学方法,是传统墨学研究方法的系统继承和全面创新。包含传统墨学研究方法的科学因素,如校勘训诂考据,归纳演绎,历史发展观等。包含现代世界新兴的先进科学方法,如电子数字化考据等。

“他山之石可攻玉,现代方法研墨学。”旅美华裔学者傅伟勋创造性诠释学分层论:实谓:确定语言,原典怎么说,校勘考证。意谓:确定意义,解释,训诂,语义、逻辑、脉络、层面分析。蕴谓:深层义理,多层蕴涵。当谓:应当说出,说出当说,创造性诠释。当:应当,应该,理想期待。当代研究者认为应当怎么说,完整明确说出。创谓:创造创新,超越开拓。借鉴傅伟勋创造性诠释学分层论,可知当今墨学研究,全面完成“实谓、意谓、蕴谓、当谓和创谓”多层诠释,才真正是墨学创新转型的理想化与完善化研究。

借鉴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的科学研究范式转换论、希尔伯特的元数学纲领、塔尔斯基的语言分层论,对墨学从事崭新的元研究。库恩说科学革命是范式更新,方法论变革。科学共同体研究体现一定范式,科学共同体共有信念、世界观、思路、道路、工作方式和范例。希尔伯特元数学纲领。对象理论是所研究的理论,元理论是研究的工具性理论。美籍波兰裔学者塔尔斯基语言分层论。对象语言是所讨论语言,元语言是工具性语言。

墨学从《墨子》元典内的观点说,是墨学第一层次的对象研究,它是业已终结,相对封闭的学术思想体系,不再自行增殖变化。《墨子》元典之外、之后、之上的非墨家人士,对《墨子》元典内观点的研究,是第二层次的元研究,是充满生命活力张力,可永续研发的开放性进程。相对于现代墨学研究,《墨子》元典内的墨学是古旧墨学,对象墨学。现代墨学研究的目的,是推陈出新,除旧布新,革故鼎新,新陈代谢,推出新墨学,元墨学。在学术发展层次上,后者超越和高于前者,是前者的改造制作,现代转型。

墨学研究所借助的现代科学研究方法,相对于《墨子》元典来说,具有在外,在后和在上的性质。现代科学研究方法,从范围说,位于《墨子》外面。从时代说,位于《墨子》后面。从层次说,位于《墨子》上面。今人用现代科学研究方法剖析《墨子》,立足视角,是在《墨子》外面,后面和上面。这种在外,在后和在上性质的研究,用科学方法论专门术语说是元研究。

“元”对应英文meta-,意为在对象之外,之后,之上,有超越总体性质。港台学者译为“后设”,即在对象之外,之后,之上设定。“元”指高一层次,含本原、根本、支配、主导、统率、灵魂之意。元研究运用分析综合,抽象概括,演绎归纳等理性认识方法,对墨学资料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构成新墨学,元墨学的理论系统。科学理论的抽象,看似远离对象,实际是更深入对象,把握真相,概括对象本质的科学研究进程。

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现代科学研究方法是墨学研究的合用钥匙。墨学表露的现代科学征兆,只有在现代科学研究方法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现代科学方法是墨学研究的利器。中华文化轴心时代产生的《墨经》,有数百个各门科学的范畴命题,是影响今日的重要元典。《墨经》包含常用的普遍真理,有施诸四海而皆准,行诸百世而不悖的科学观念,蕴藏后代创造性诠释和改造转型的全息性基元。

战国时期是需要而且产生巨人的时代。巨人的智慧之光辉耀当世,影响现代和未来。墨学有恒久不衰的价值,蕴藏适用于过去、现代和未来世界合理思想的基元,禀赋永续研发的潜质。在《墨子》中,可以找到现代逻辑、哲学、科学和人文学的胚胎萌芽。现代墨学研究揭示由《墨子》胚胎萌芽,到现代科学观点的契机,展现墨学由古到今,中外融通的思想脉络和思维进程。习近平2016年2月19日在北京舆论工作座谈会讲话,指出在新时代条件下舆论工作承担“联接中外、沟通世界”的职责和使命,对墨学研究同样适用。

二、澄清谬误,明辨是非

争论敲打出真理。“学问以辨而明,思潮以摩而起。”“真理是由争论确立的。”“最好是把真理比做燧石,--它受到的敲打越厉害,发射出的光辉就越灿烂。”沈有鼎说:“(有人)说中国人的思维遵循着一种从人类学术康庄大道游离出来的特殊逻辑,于是《墨经》渐渐变成了供神秘主义者穿凿附会的天书,乌烟瘴气笼罩了《墨经》。”“拨云雾而见青天。”

《荀子·正名》说:“凡同类同情者,其天官之意物也同,故比方之疑似而通。”同是人类,同样性质,面对同一世界,天生器官相同,意识相同,经比较推论,排除假像,把握真相,形成共同科学。世界人类逻辑学和数理化天地生基础科学、技术科学、人文科学的一元性,唯一性,共同性,共有性,共享性。本质相同(一般性,普遍性,共性),语表不同(现象,特殊性,个性)。一元多表:逻辑一元,语言多表。科学唯一,语表不同。毛泽东:“‘学’是指基本理论,这是中外一致的,不应该分中西。”“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一般道理都要学。水是怎么构成的,人是猿变的,世界各国都是相同的。”

贺麟说:“我们不但可以以中释西,以西释中,互相比较而增了解,而且于使西方哲学中国化以收融会贯通之效,亦不无小补。”中西互释,比较研究,融会贯通。“以西释中”(据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根据西方,解释中国;用西方逻辑方法,解释中国逻辑。比较研究据西释中比附不同概念比较据西释中,是科学研究,不等于比附比附是牵强附会:不能相比硬相

谭戒甫《墨辩发微序》说:“自来不少学者利用西方逻辑三段论法的形式,把来一模一样地支配,因说东方也有逻辑了。及仔细查考,只是摆着西方逻辑的架子,再把我们东方的文句拼凑上去做一个面子。这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虽有些出于自然比附,但总没有独立性。其实,我国本有独立性的辩学。”

谭戒甫“把我们东方的”、“我们自己的”(民族情结)“辩学”,曲解为“从人类学术康庄大道游离出来的特殊逻辑”(沈有鼎语)。“偏要给全人类的、世界性的逻辑学扣上‘西方’的帽子,视为异己、异端,这是自外于人类文明,自外于世界学术,是‘义和团’心态在学术上的表现。”(程仲棠语)

谭戒甫追求“从人类学术康庄大道游离出来的特殊逻辑”,“独立”于西方的,跟西方本质不同的“我国本有独立性的辩学”,不能成立。谭戒甫反对“利用西方逻辑三段论法的形式”,“西方逻辑的架子”(框子,结构,架构,组织),比较分析“我们东方的(墨辩)文句”,诬为“比附”。

谭戒甫《墨辩发微序》批评别人的话,他恰可用来自我批评。吊诡(悖论paradox):“摒弃据西释中”主张,遭主张者摒弃。高调主张“应彻底摒弃据西释中”,自己却按“据西释中”方法行事。反对别人正确“据西释中”(以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自己荒谬地“据西释中”(以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

谭戒甫从《大取》抽出“辞以故生”(意为:论题凭借论据产生)中“辞、故”二字,从《小取》抽出“譬、侔、援、推”(意为:譬喻、比词、援引、归谬)四字,把“辞、故”二字和“譬、侔、援、推”四字,重新排序为“辞、故、譬、推、侔、援”六字,违背原意,无中生有,生造“墨辩六物式”。

谭戒甫把《小取》“推、侔、援”三者,荒谬等同于逻辑三段论的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谭戒甫反对别人正确地“据西释中”(以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自己却在牵强附会地“据西释中”(以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自相矛盾,逻辑混乱。

《小取》:“侔也者,比辞而俱行也。援也者,曰:‘子然,我奚独不可以然也?’推也者,以其所不取之,同于其所取者,予之也。”“侔”是比词类推。“援”是援例类推。“推”是归谬类推。《小取》“推、侔、援”跟逻辑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不相干,不能相比,谭戒甫却把它们荒谬等同。

谭戒甫勾画“墨辩六物式”跟逻辑三段论法的对应图,说《小取》的“推”,相当于逻辑三段论的大前提(例)。“侔”相当于小前提(案)。“援”相当于结论(判)。这可形容为“风马牛不相及”,“驴唇不对马嘴”,“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谭戒甫这种荒谬的“据西释中”(以西释中,以西解中,以西框中),是牵强“比附”的典型。台湾学者史墨卿《墨学探微·前言》批评谭戒甫《墨辩发微》“不乏傅会之处”,以上是一例。

习近平2016年2月19日在北京舆论工作座谈会讲话,指出在新时代条件下舆论工作承担“澄清谬误、明辨是非”的职责和使命,对墨学研究同样适用。兹赋诗一首,作为结论:对象墨学成过去,新元墨学势所必。蕴当创谓有深意,墨学真理爆发力。”新元墨学禀赋的内在生命活力,张力动力和爆发力,体现“创转创发”新元墨学的科学价值、作用、功能和意义。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