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学术观点
孙君恒 洪辉:墨家作为宗教组织论
发表时间:2018-10-22  |  点击率:53132


墨家是否具有宗教性,是否有墨教,学术界有不同看法。有的赞成和支持墨家具有宗教性,墨家学派组织明显是宗教组织。例如,蔡元培胡适、冯友兰傅斯年冯友兰认为墨子则是战斗的传教士。它传教的目的在于,把传统的制度和规范,把孔子以及儒家的学说,一齐反对掉。 傅斯年认为墨家:“出于向儒者之反动,是宗教的组织” 为了正义的观念和信仰,墨侠集团组织严密、行动执著甚至达到了宗教性的狂热。有的人认为存在墨教,强烈地引导人们匡正世间不平,墨侠集团是宗教性组织,是一个有领袖、有学说、有组织的学派和民间结社,他们自己节俭、克己类似清教徒,仗义活动、社会实践类似宗教徒。“墨子号召他的门徒过着一种清苦简单的生活,和老派的新教传道士们很像。”墨家属于“宗教功利主义”,“兼爱的学说和基督教义看上去有些仿佛。”

有的学者坚决反对墨家的宗教性例如,山东大学的颜炳罡教授认为:“墨子不是一个宗教家,墨家学派有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宗教团体……墨子则不然,他是彻底现实主义的,一切问题都要在现实生活中求解决,天志鬼神的意义也主要是在现实世界中发生作用

我们认为墨家虽然不是严格的宗教学派,但是墨家本身的理论和行为,都有宗教的虔诚、倾向和表现,过去学者关注比较少,并且支离破碎,比较分散,有必要对之进行系统深入研究,加以详细说明。

一、 教主:墨子

二、 教义:《墨子》体现了墨者之法”——宗旨和思想,在书明显表达。

三、 组织与宗旨墨家集团是严密的组织,制度要求非常严格。墨子的救世学说——兴天下利、除天下弊,是他们组织的精神支柱、灵魂核心。墨子的十大主张(“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 “节葬”、“非乐”、“非命”、“天志”、“明鬼”),就是其组织灵魂、指导思想。墨家侠客们追求大义、公义、正义,成为具体的指针傅斯年认为墨家:“在诸子百家中,墨之组织最为严整”“墨家的宗旨,一条一条固定的,是一个系统的宗教思想(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天志明鬼、非乐)。又建设一个模范的神道(三过家门而不入之禹),作为一切墨家的制度。

、信徒职业与素质

   墨家“既是一种宗教组织,则应有以墨为业者,而一般信徒各从其业。”  墨家集团对其成员有严格要求傅斯年《中国古代思想与学术十论》指出:“墨家是比儒者更有组织的,而又能吸收士大夫以下平民。既是一种宗教的组织,则应有以墨者为业者,而一般信徒各从其业。”墨侠的成员都是精干的人物,能文能武,独当一面,具有比较精湛的专业技术;他们是学习型组织,善于了解问题,认识问题,解决问题,拜师学艺很普遍。他们更有道德力量的坚强武装,遵循墨家的道义——大义和正义(下面将专门论述墨侠伦理情怀)。他们有的已经名垂青史,例如创始人墨子、禽滑厘等,更多默默无闻,为社会无私奉献。墨家集团学习的思想文化是墨家经典,按照墨子的思想进行指引,其技术侧重于工匠、军事等实用方面,木匠、建筑、射击、圆规、防御、论辩等被他们所专长。无论如何,强调学习和学习环境,一直为他们所称道,《墨子》有“所染”篇,就是对于后天环境、个人改造的强调。

   关于墨家集团成员的高素质情况,《墨子》里有专门的记载:“子墨子之门者,身体强良,思虑徇通,欲使随而学……子不学,则人将笑子,故劝子于学。”(《墨子·公孟》)

   侯外庐先生在《中国思想通史》第一卷中的墨子学派图示如下

五、组织规模

墨家不仅是学派组织,而且是军事组织、武装力量,规模强大。墨侠之所以战斗力很强,可以干预国际之间的战争与和平,是因为他们兵力精良,阵容强大,尤其是亲兵、嫡系部队——众多的墨家弟子,成为组织的核心层和骨干力量。历史记载说,“孔墨徒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吕氏春秋·尊师》)《墨子·公输》篇中墨子说:“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淮南子·泰族训》说:“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孙诒让根据《墨子》一书及先秦诸子记载,在《墨子·闲诂·墨学传授考》中对墨子的弟子们做了考证: “今集之,凡得墨子弟子十五人,附存三人。再传弟子三,三传弟子一人,治墨术而不详其传授系次者十三人,杂家四人,传记所载,尽于此矣。彼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而姓名澌灭,与草木同尽者,殆不知凡几。”(《墨子·闲诂·墨学传授考》)由于组织的隐秘性、民间性、地下性、流动性,尤其涉及军事秘密,来去无踪,加上当时社会混乱、战事频发,墨侠集团准确的人马、武器、装备等具体数字和详尽情况,不能、不好、也没有条件进行准确的统计,留下了历史之谜。

、组织技术

   他们有高超的技能,精通当时的军事、机械、光学、城市防御战术等。他们讲仗义、勇敢、强悍、威猛、不怕牺牲,具有大众赞赏的道德素养。“止楚攻宋”的成功,显示了他们强大的力量,成为侠客集团胜利的典范和榜样。例如,《墨子》记载他们集团的武士,根据个人志向选择、技术分工,各种各样。有敢死之士——“死士”、勇猛如虎的“贲士”、专门负责射击的为“射御之士”、水兵为“材士”。

材士兵力配备表

一队人数

一队船舶

素质要求

资料来源

30人

20个

水兵训练、有力者

《墨子·备水》

、组织纪律

墨家作为一个有严格的,类似宗教组织形式的团体(诸如巨子制、俱诵《墨经》)。他们活动都有严格的管理,活动情况要报告负责人(巨子),有配套的奖惩制度,纪律甚至有法律(墨者之法”)的威严。我们极力为正义而战,大义凛然,其军事活动更是严格、周密、保密,技术精湛,全民皆兵,步调一致;其日常活动有的接近宗教规章制度的苛刻,墨子思想成为教义,首领成为教主,成员成为忠实信徒,参与的战争成为实践正义的“圣战”;其团队绝对服从首领巨子,上下同心,有统一指挥和整体部署。《庄子·天下》篇记载:“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墨家巨子腹朜之子杀人,秦惠王令吏勿诛,而腹朜坚持“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的墨者之法,终杀其子。墨子的弟子,即使不在墨子身边,在其他地方为官,也严格按照侠客集团的有关规定进行行动,受到遥控。例如,耕柱子在楚国,不能厚待过路的集团成员,就被上告到墨子那里。

冯友兰先生指出“墨子及其门徒出身于侠,这个论断有充分的证据。从《墨子》以及同时代的其他文献,我们知道,墨者组成一个能够进行军事行动的团体,纪律极为严格。这个团体的首领称为‘钜子’,对于所有成员具有决定生死的权威。墨子就是这个团体的第一任钜子 郑杰文认为墨家集团“内部的维系手段经过了榜样力量、‘准宗教信仰’到严明法纪的三阶段变化。” 墨家赴汤蹈火,死不还踵“墨者组织的纪律极严,孟胜等一百八十三人为楚国阳城君死难的故事,便是突出的表现……孟胜是墨者第二代。墨者精神,至少在第二代还没有丧失。”

、组织经费

   墨侠集团的收入,来自墨家弟子们将自己从事官职、劳动的报酬部分或者全部上缴,成为集团资金,实行一体化的经济管理制度。墨子主张其弟子去作官,一方面是去具体实现墨家的理想,另一方面是让弟子有比较高的待遇和报酬,为集团贡献资金,保证集团公共支出。例如,耕柱子交了“十金”;卫国许诺给予墨子弟子的待遇是“千盆”,但是实际只有“五百盆”,他们就放弃了。可见墨子集团成员的收入,有严格的管理制度,都记录在案,要如实上报组织,忠心耿耿地奉献自己的经济力量,帮助组织壮大。  “墨者有资助组织的义务……墨者若不资助组织,大概是要被处死的。”

经费使用上,墨侠集团更注重吃苦耐劳禁欲的磨炼。墨子自己节俭,成为集团学习的楷模,庄子就记载道:“墨子独生不歌,死不服,桐棺三寸而无椁,以为法式。”(《庄子·天下》)墨子的弟子禽滑厘侍奉墨子三年,“手足骈胝,面目黧黑,役身给使,不敢问欲。”(《墨子·备梯》)其道德践履,甚至是清教徒式的禁欲生活,主张完全奉献个人一切,确实更难遵守。后来墨家集团之所以逐步解体甚至销声匿迹,让人敬而远之,与此过分严格的纪律要求和苦行生活,不是没有关系的。

九、组织战斗力和派别分化

墨侠集团的战斗力,特别体现在他们的军事活动中。他们能文能武,具有机械、防卫独特技能,熟悉备城门、备云梯、备穴、备突等技巧,特别能战斗;他们对防御战争很内行,从城楼、城墙、城门、城壕、地下隧道等方面,实施立体战争,无微不至,措施得当;他们有旗帜、布防、号令、指挥、保密、水面、道路、桥梁,武器一流,设施先进,不愧为“仁义之师”、“强劲之师”!他们有首领“巨子”,带领嫡系部队,同时又动员老少和妇女,全民皆兵,一起参加战斗,开展真正的群众战争,从各个方面保证了战争的胜利。

梁启超在《墨子学案》中所揭示的墨子学派:

墨侠集团,分游侠、论辩、游仕三派,或者为 “谈辩派”、“说书派”和“从事派”。游侠和“从事派”,是实干家,其典型事例的是“止楚攻宋”,墨子弟子禽滑厘及墨家巨子腹朜、孟胜等是其典型人物。“论辩派”( “谈辩派”)、“说书派”重视墨子学说的传播和研究,属于理论力量,墨子曾经亲自带领弟子到齐国、楚国、宋国、越国、卫国等地进行过游说,例如墨子阻止鲁阳文君攻郑国。“游仕派”则谋求官职,通过政事,实现墨家的理想和抱负。

墨子之后,墨家分为三派,称“三墨 ”。《韩非子·显学》:“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 ,故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 。”

墨家主要弟子名单表

序号

人物

影响

1

耕柱子

仕楚

2

高石子

仕于卫

3

高孙子

《墨子·鲁问》记载

4

公尚过

仕越, 《墨子·鲁问》记载

5

弦唐子

《墨子·贵义》记载

4

魏越

仕越, 《墨子·鲁问》记载

5

曹公子

仕宋

6

胜绰

仕齐将项子牛

7

缠子

西方之墨

   墨子在《耕柱》篇中回答弟子的“为义孰为大务”的问题时,说:“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对弟子各有所能,各有所重的肯定,为墨学以后三派的分立打下了思想基础。 有的认为,墨家后学的思想、行为的所重,其大致可分为游侠派、游仕派和论辩派。有的认为,墨子之后,墨家后学分离为东方、南方和西方三派。

墨家再传弟子(“三墨”)简表

                 

序号

南方之墨

(谈辩)

东方之墨

(说书)

西方之墨

(秦之墨)(从事))

1

苦获

谢子

唐姑果

2

已齿

相里勤

伯夫

3

邓陵子

  战国墨家学派发展有不同派别,差别很大。郑杰文认为,墨家的“谈辩派”后学热衷于空言思辨,“说书派”后学被视为与儒家同类,“从事派”后学对“任侠之风”产生重大影响。 汉代后,墨家侠客集团不再出现。从《汉书》以后,游侠列传不见了。“秦国大军在碾碎其他诸侯国徒劳的反抗过程中,或许同时也大批地粉碎了墨者们的组织。……墨者们的余绪反映在秦汉之际的游侠之风中。”

汉代后侠客正史没有记载,野史、民间文学仍然不绝于耳,侠客现象仍然没有销声匿迹。自东汉末年的黄巾、太平道、绿林好汉、赤眉起义以来,侠义集团以民间组织的形式,揭竿而起,反抗暴政,举行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白莲教”、“天地会”反清复明,孙中山成立的革命党组织建立民国,秋瑾、徐锡麟、黄兴等革命党人,都有侠客集团的思想、情操,可歌可泣。这些,自然或多或少有墨家侠客集团的元素和踪影。

关于墨侠集团,有不同的表达方式,郑杰文在《中国墨学通史》中的说法是“墨家学团”,仍然体现出墨侠集团独有的、伸张正义、赴汤蹈火的风格,严格执行自己的理想和主张,不同于一般的学术团体。郑杰文在《中国墨学通史》中强调 “墨家学团”,“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纪律的、行动统一化的、经济一体化的半军事学术团体;成员遵守统一的纪律,遵奉同一个领袖,信奉同一种学说”,“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纪律、统一行动规划且实行经济一体化制度的半军事学术团体。学团活动和存在时间,大约自墨子形成自己的学说而招收学生并渐成规模起,到孟胜率弟子一百八十余人死于鲁阳止。”

墨子集团最终销声匿迹。斯年找到了儒者借助统治阶级的力量战胜诸子的症结。傅斯年说:“战国时代因世家之废而尚贤之说长,诸子之言兴,然代起者仍是士人一个阶级,并不是真正的平民。儒者之术恰是适应这个阶级之身份、虚荣心,及一切性品的。所以墨家到底不能挟民众之力以胜儒,而儒者却可挟王侯之力以胜墨。”

十、经典论述

1、蔡元培

“墨家者流,于今为宗教学。墨氏出于清庙之守,而欧非旧教,皆出祭司可证也。宗教家无不包伦理,故墨氏有尚同,兼爱、非攻之说。”

2、梁淑溟

《中国文化要义》指出,墨子 ——他是宗教的商民族之遗裔——想替中国增设一个以上帝崇拜为中心的宗教,终归没有成功,似乎那时间已经太晚了。

3、傅斯年

  主张墨家的腹“非以个人为单位之思想家,实是一种宗教的组织自成一种民间的建置,如所谓‘早年基督教’者是。”“战国子家约有三类人:(一)宗教家及独行之士;(二)政治论者;(三)‘清客’式之辩士。例如墨家大体上属于第一类的。”

  4、王治心

   《中国宗教思想史大纲》认为,中国古来崇信“天”之宗教观念,沿至东周而有变化,至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之时而分两路。儒家和道家,皆怀疑一路之代表;唯墨家则代表信仰一路。又近见新出版《东方与西方》第一第二期有许思园《论宗教在中国不发达之原因》,唐君毅论《墨子与西方宗教精神》两文,皆值得参看。)

   5、德国罗哲海

强调墨家用功利主义看待宗教的作用“墨翟是出于功利原则而为宗教进行辩护……墨翟认为,宗教信仰对道德是有益的,因为它那超自然的神秘氛围能够增强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对奖励的期盼……在谈到人为什么应该遵循宗教的标准时,他的论证遵循着利益的逻辑。”

     6、涂又光

    墨家的规主张尚同步调一致,强调严格的统一的组织规则(尚同),是很有战斗力的组织,但是也否定了个体主体性、多样性。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当局的政府害怕这样的宗教组织要绞杀,墨家也不近人情内部分化。“墨者组织,以钜子为代表,对墨者个人有生杀予夺之权,什么个人主体性,当然不在话下,灭绝无遗。只要是志愿参加的,就属于个人自由意志行为,他甘愿将个人主体性献给墨者组织,别人无权干涉。不仅不必干涉,而且由此产生的墨者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它致力于兼爱非攻时,仍然值得赞赏……在墨者组织内可尚同,在全社会内不可尚同。在全社会内只可尚和,如晏婴、孔丘主张的那样,晏、孔尚和的内涵意义,至今仍然正确。”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