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基础研究
周立升:简述墨子的“节用”观(四)
发表时间:2018-06-10  |  点击率:5363

墨子的消费主张,带有小生产者的理想色彩,在那个时代,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遭到战国时期荀子的非议。他在《富国》中批判墨子说:“墨子之节用也,使天下贫”,“墨术诚行,则天下尚俭而弥贫”。荀子为什么说墨子的“节用”会导致“天下贫”呢?荀子认为,墨子的主张搞的是禁欲主义,即“将蹙然衣粗食恶,忧戚而非乐,若是则瘠,瘠则不足欲,不足欲则赏不行”;再者,墨子的主张搞的是平均主义,从墨子的“平等消费观”也可看出这点。荀子分析说:这样“将少人徒,省官职,上功劳苦,与百姓均事业,齐功劳,若是则不威,不威则罚不行”。他分析墨子的“节用”主张得到的结论是:赏罚不明,用人不当,“万物失宜,事变失应,”“天下敖然,若烧若焦”,必然会“使天下乱”“使天下贫”,认为这是“役夫之道”。另外,荀子还批评“墨子之言,昭昭然为天下忧不足。夫不足,非天下之公患也,特墨子之私忧过计也。”在荀子看来,土地生长五谷,果树生长水果;尚有葱蒜之类各种菜蔬,此其一;另有各种家畜与水产,加上飞禽走兽与昆虫,各种各样的生物多得不能尽举,此其二。天地生长万物,本来就绰绰有余,足够供人们食用了。墨子的“忧不足”即担忧“物资不够”,只是杞人忧天罢了。荀子虽然严厉批评了墨子的“节用”观,但他并非反对和否定节用,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节用”论。《富国》中说:“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藏其余。”“裕民则民富,民富则田肥以易,田肥以易则出实百倍。”“不知节用裕民则民贫,民贫则田瘠以秽,田瘠以秽则出实不半。”故节用裕民是富国之道,“节用以礼,裕民以政”。显然,荀子的“节用”论,乃是其“杀诗书,隆礼乐”思想的延伸和应用。

道家学派的庄子则不同于荀子,他对墨子的“节用”观虽有微词,但总体还是同情的。他说:“作为‘非乐’,命之曰‘节用’,生不歌,死无服。墨子泛爱兼利而非斗,其道不怒。又好学而博,不异,不与先王同,毁古之礼乐。”墨子叫人活着时要勤劳,死了后要薄葬,虽然他自己能够实行,但天下人很难实行。尽管这样,墨子毕竟称得起是天下的好人是难以找到的,“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庄子·天下》)真可算是一位有才能的人了。可见,庄子是肯定了墨子的高贵精神的。

到了汉代,《淮南子》继承了墨子的节用思想。《主术训》中说:“清净无为,则天与之率下。静则下不扰矣,俭则民不怨矣。”这些说辞完全是对墨子“圣王为政,其发令兴事,使民用财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其兴利多”(《节用上》)思想的继承和运用。

司马谈也曾高度评价了墨子的“节用”思想。他说:“墨者俭而难遵,是以其事不可遍循。然其强本节用,不可废也。”为何“俭而难遵”、“其事不可遍循”呢?司马谈回答说,因为朝代不相同,时间也变化了,故事业亦不必相同。但是,“强本节用,则人给家足之道,此墨子之所长,虽百家弗能废也”。(《论六家要旨》)作为人给家足之道的“强本节用”,却是永远适用的,即使百家的主张各不相同,但对这个“强本节用”却是不能废弃的。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