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基础研究
李钟晟:为墨子哲学做辩护 ——对郭沫若墨子观的批判性考察
发表时间:2018-09-28  |  点击率:5383

墨子哲是以兼爱交利思想为主要内容。其思想不是拥护统治阶级的权益,而是代言被统治阶级的生活秩序和幸福。就此,以墨子为代表的墨家站在了儒家思想的对立面,彻底与统治理念成为对立。墨子对儒家公开进行批判。比如,《墨子》《非儒》中的直接对儒家思想进行批判,在《节葬》、《天志》、《兼爱》和《非攻》中间接对儒家思想进行批判。

对墨子的批判,儒学者们不可能保持沉默。可以说孟子就是批判墨家的先锋。他集中对墨家哲学和杨朱思想进行了批判。孟子之所以坚决批判墨子,是因为与具有个人主义倾向的杨朱集团相比,具有较强凝聚力的墨子学团才是儒家最危险的对手。在孟子看来,杨朱思想提倡极端的利己主义而不承认社会稳定,相反,墨子哲学无差别地兼爱一切人而忽视父母的存在和家庭的伦理。对孟子来讲,墨子哲学和杨朱思想只不过是“禽兽之道”。

如此,墨家哲学出现一开始就受到了得到了不同的评价。即墨子哲学无疑受到了被统治阶级的欢迎,但对统治阶级和儒家学者来说是反感和排斥的对象。受到孟子的集中批判的墨子哲学,在当时却得到被统治阶级的热烈欢迎,恰好给我们揭示墨子哲学的阶级性。

对墨子哲学的不同评价至今也不是例外。现在也对墨子哲学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有的人把墨子看做是民本主义的代表,并认为他是一个具有科学思维的倾向于民众的哲学家。而有的人则把他看做是一个专制主义哲学的代表,并认为他是一个具有迷信思维的为有产阶级进行辩护的思想家。持前一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胡适和梁启超等人,而持后一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郭沫若。基于此,笔者首先分析郭沫若对墨子所做的批判,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对郭沫若的观点进行批判性考察,最后揭示墨子哲学所具有的积极意义。

郭沫若的墨子观主要表现在他撰写的《青铜时代》和《十批判书》这两本书上。他在这两本书中批判和揭示了墨子哲学的局限性。与在《十批判书》里收录的《孔墨的批判》(1944)相比发表时间更早的『青铜时代』中,郭沫若表现出对墨子的更加极端的批判立场。他在《青铜时代》里收录的《墨子的思想》(1943年)这篇文章中把墨子学说的特征定性为“反动思想”。在词典里“反动”一词的含义是“反对和阻挡进步与发展”。显然,郭沫若把墨子的思想评价为阻碍人类历史发展和进步的具有历史倒退倾向的学说。

郭沫若虽然在《十批判书》里,对于自己早先在《青铜时代》中把墨子哲学定性为“反动学说”的观点做了一些修正,但是大体上没有改变对墨子的批判立场,依然进行了批判和攻击。郭沫若所提出的墨子哲学的反动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七个方面:(1)非科学(2)非民主(3)非进化(4)反人性(5)兼爱的本质是偏爱(6)非攻的本质是美化攻击性战争(7)非命是归命。

对此,以下具体考察郭沫若对墨子哲学的七个方面的批判。

(1) 非科学

“上帝鬼神都是有情欲意识的。能生人,能杀人,能赏人,能罚人。这上帝鬼神的存在是绝对的,不容许怀疑。”(《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64页)

“墨子则坚决地肯定传统的鬼神,这神有意志有作为,主宰着自然界和人事界的一切。”(《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07页)

(2) 非民主

“天老爷的存在是地上王的投影。大奴隶主成为地上的统制者发挥着无上的王权,他为巩固这王权使它成为‘它布’,让人不敢侵犯,除掉有形的赏罚以支配人的肉体之外,还要造出无形的赏罚来支配人的精神。”(《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08页)

“有的朋友又说:墨子的天道观是很平等的。证据是《法仪篇》的‘天下无大小國,皆天之邑也;人无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意思就是说,万人在天底下都是平等;还也是认识不足。…… 一边是金字塔式的君臣主奴的关系,我们请以公平的态度来批判,到底那一边要较为平等呢?”(《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09页)

“《墨子‧明鬼篇》里面所举的一些鬼话,都只是一些贵族鬼,即所谓神,庶人倒真正没有资格做的。”(《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1页)

“人民,在他的观念中依然是旧時代的奴隶,所有物,也就是一种财产。”(《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4页)

“不许你有思想的自由,言论的自由,甚至行动的自由。…… 简直是一派极端专制的奴隶道德!”(《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66页)

(3) 非进化

“墨子的专门强调借用,除节用之外没有任何积极的增加生产的办法。者不仅证明他的经济思想的贫困,象‘农夫春耕、夏耘、秋敛、冬藏。息于瓴’的民间音乐,也在所反对之例,简直是不知精神文化为何物的一种狂信徒了。”(《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68页)

“墨子在王权式微了的時代又来提唱‘天志’,他这种态度无论怎样替他辩护,都不好说他不是在复古,而是在革新的。”(《十批判书》第108页)

(4) 反人性

“墨子的见解有许多地方不近仁情。譬如他主张去情欲,谓‘必去喜,去怒,去乐,去悲,去爱,而用仁义。’(《贵义》)…… 主张‘去爱’的人同时又是主张‘兼爱’的人,这矛盾也不知应该怎样解决。”(《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0页)

“但是最不近人情的是他所定的男女婚嫁之年。他說‘丈夫年二十,毋敢不處家。女子年十五,毋敢不事人。’(《节用上》)。”(《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0页)

“他主张非攻,主要的理由之一即是损失人口。他主张短丧,主要的理由之一也就是‘败男女之交’。这样只把人民看成工具的反人性的宗教思想家,竟被人认为是‘工农革命的代表’,我真不知这根蒂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1页)

(5) 兼爱的本质是偏爱

“在我看来,墨子只在那里唱高调骗人。他的最大的矛盾是承认着一切既成秩序的差別对立而要叫人去‘兼’。 …… 请问这所谓‘兼爱’岂不就是偏爱!”(《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1-472页)

“但尽管同样在说爱,同样在说爱人,而墨子的重心却不在人而在财产。”(《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4页)

“故他的劝人爱人,实等于劝人之爱牛马。”(《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4页)

“故他这一套学说并不重在爱人,而是重在利己,不是由人道主义的演绎,而是向法治刑政的归纳。他之主张告密连坐(《尙同》中及下)。”(《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6页)

(6) 非攻的本质是美化攻击性战争

“墨子是把攻当成盗窃看待的。他是承认着私有财产,承认着国家的对立而立出他的‘非攻’的见解的。在国的范围内的‘非攻’便是在家的范围内的‘杀盗’。他把私产看成为神圣不可侵的制度,故尔到墨家后学竟主张出‘杀盗非杀人’的谬论。”(《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2页)

“因而在本质上‘非攻’也依然是对于所有权的尊重。翻译成适当的口语,也就是反对侵犯所有权。”(《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5页)

“而攻人之国实等于侵犯最大的私有权而已。这就是兼爱与非攻说核心,尊重私有财产权并保卫私有财产权。”(《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6页)

“攻是侵犯私有权,非攻是反对侵犯私有权,因而非攻本身就是战争。”(《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16页)

“所以他的‘非攻’论,我们先且不必问可能不可能,仅照他的论理的推衍,必然会流而为对于攻伐的赞美。”(《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2页)

(7) 非命是归命

“孔子不相信鬼神,他所说的命是种必然论而非宿命论,…… 在我看来,墨子显然是在用手段,他利用命的含义有两种,便先把论敌涂饰成宿命论者,而在骨子里则尽力打击必然论,为鬼神张目。”(《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1》,第124页)

② “而倡导非命的墨子却是尊天明鬼的人,这不是一种奇事吗?”(《十批判书》,《孔墨的批判》,第124页)

“墨子的‘非命’论其实也就是宗敎式皈依,这却为一般人所不曾注意。”(《青铜时代》,《墨子的思想》,第475页)

以上所述的七个方面的内容就是郭沫若所窥见的墨子哲学的“反动性”。这是郭沫若撰写《青铜时代》20年之前得到的结论,但他仍觉得是正确的。郭沫若刊发《青铜时代》之后的翌年,出版《十批判书》时略有对把墨子哲学定性为“反动性”的态度转变,但他保留着批判墨子哲学的思想框架。如此,郭沫若对墨子哲学持有很深的批判立场。

郭沫若站试图在唯物主义辩证法的立场上对传统思想进行认识。那么,郭沫若把墨子哲学规定为反动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笔者认为这是由于墨子肯定了“上帝”和“鬼神”的存在。郭沫若认为墨子没有以科学及经验的“归纳法”来进行思维,而是以依靠“上帝”和“鬼神”的“演绎法”来进行思维,因而没能脱离主观观念论的局限性。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将决定着墨子哲学的性质,即属于进步学说,还是属于反动学说。

虽然郭沫若把墨子哲学规定为反动学说,但是笔者认为墨子学说具有进步意义。笔者尝试推翻郭沫若对墨子哲学的七个方面的反动性的规定,重新提出墨子哲学的七个方面的进步意义:(1)可以发现科学思维的片鳞,(2)属于民本主义,(3)有进化的一面,(4)很好地理解了人性的意义,(5)兼爱的本质是普遍爱,(6)非攻的本质是批判攻击性战争,(7)非命是对宿命论的否定。

对此,以下逐一详论。

(1) 可以发现科学思维的片鳞

梁启超曾说:“在吾国古籍中欲求与今世所谓科学精神相悬契者《墨经》而已矣。”如此,对墨家后学的科学精神进行了高度评价。

② 在墨子哲学中出现与其他诸子百家不同的关于科学技术发展的思考。通过考察墨子的后学们的思想可以看出墨子对视觉、机械、物理学以及在“墨辩”中体现的逻辑学感兴趣。实际上墨子后学们也致力于对光学、机械学、物理学的研究。也有一些对几何学相关的概念定义和视觉现象的数理关心。

(2) 属于民本主义

墨子反对音乐演奏、跳舞、唱歌等行为,其思想集中在《非乐》中反映。在《节葬》中还有简化葬礼文化和哀悼时间的主张。墨子的这些主张是反对统治阶级的特权,关顾的被统治阶级利益的手段。

墨子哲学的意义在于消除百姓的三种忧患而追求平安生活。墨子说:“民有三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墨子》,《非乐上》)墨子认为此三者非消除不可,并劝告要致力于三种事情。“天下贫则从事乎富之,人民寡则从事乎众之,众而乱则从事乎治之。当其于此,亦有力不足,财不赡,智不智,然后已矣。无敢舍余力,隐谋遗利,而不为天下为之者矣。若三务者,此仁者之为天下度也,既若此矣。”(《墨子》,《节葬下》)

“将以为万民兴利除害,富贵贫寡,安危治乱也”(《墨子》,《尚同中》)是墨子哲学的意义。如此,墨子哲学具有民本主义的倾向。

(3) 有进化的一面

墨子和其后学们“都以是否有助于社会利益来检验一切传统道德,而且明确辩护革新。”如此,他们具有进化思想。

② 李泽厚认为墨子具有进步意义。按李泽厚的话来讲,“他在揭露、抨击貴族统治者们的各种骄奢生活,也是有進步意義的。”

墨子在军事技术方面具有创新进步。在《墨子》的诸多军事篇中呈现出对军事技术方面的关心。这些也通过其后学们掌握的军事工学和军事作战等方面的专门知识来被反映。

(4) 很好地理解了人性的意义

墨子特别重视现实。墨子主张兼爱的同时,提出引起反对给付的利益相关问题的原因,是发现和应对人所具有的利己心的结果。在墨子看来,爱他人的过程中自己也得利。对此,墨子说:“爱人不外己,己在所爱之中。己在所爱,爱加于己。伦列之爱己,爱人也。”(《墨子》,《大取》)

墨子说:“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墨子》,《七患》)对此,李泽厚评价说:“民‘性’的良恶由于收成的善凶;而收成的善凶主要依靠于人为的努力而并非命定,所以应该‘非命’。”

墨子说:“意之所欲则为之,厚者入刑罚,薄者被毁丑,则士之用身不若商人之用一布之慎也。”(《墨子》,《贵义》)墨子的这些批判很好指出了是人的欲望让人性在现实中面临窘困。

④ 墨子强调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劳动。他说:“今人固与禽兽麋鹿、蜚鸟、贞虫异者也。今之禽兽麋鹿、蜚鸟、贞虫,因其羽毛以为衣裘,因其蹄蚤以为裤屦,因其水草以为饮食。…… 今人与此异者也,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墨子》,《 非乐 上》)

(5)兼爱的本质是普遍爱

墨子之所以主张‘兼爱’是因为‘别爱’。在墨子看来,大国侵犯小国,强者欺压弱者,贵人践踏贱人,狡猾者利用愚钝者,其理由是爱他人不像爱自己一样对待。墨子把这种爱看做是一种以自己为中心有差别性地爱他人的“别爱”,并对此进行批判。因为“别爱”的结果是厌恶他人、欺压他人。

墨子提出“兼爱”的目的是要辩护贫者和弱者。“墨子的‘兼爱’学说总是着眼于现实实际的利益,让每个人能够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饥者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如此,墨子的“兼爱”是互爱互利的爱,不是像郭沫若所批判的那种“偏爱”。

(5) 非攻的本质是批判攻击性的战争

墨子在诸子百家中最好阐释了战争的残酷性和不道德性。他反对侵略战争,支持防御战争。据于此可以说墨子非攻论的核心是“反战和评论”。萧公权曾指出了墨子“反战和评论”其内涵在于“武装和平”。他说:“盖墨意深知攻伐不能狩止,乃主张以自卫对抗侵略,以息强大者野心,其义略如近世所谓武装和平。”

墨子反对战争的最大理由是要救济百姓生活,维护私有财产的权利。

墨子不仅阻止了楚国要攻打宋国,而且阻止了齐国要侵占鲁国。这是墨子防止强大国侵略弱小国而要增大国家利益的恣意的战争行为的案例。墨子只认可从强大国的武力侵略中守护弱小国的安宁的防御战争,这就是“非攻”的内涵。如此来看,不能把墨子的“非攻”看做是郭沫若主张的那种所谓的“攻击性战争的美化”。

(6) 非命是对宿命论的否定

所谓的宿命论是把世界和人相关的一切都看做是命定的,人是无条件地被宿命所支配的一种哲学观点。在历史上宿命论起了反动作用。统治者强迫被统治者接受一切,要求无条件屈从,诱导他们承认绝对权力,防止改变现状。墨子也对宿命论的起源和意义具有相同的认识。墨子说:“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术非仁者之言也”(《墨子》,《非命下》)

墨子批判宿命论的意义在于批判统治阶级以宿命来合理化世袭身份等级制的矛盾。同时,他承认天和鬼神的存在,提倡其赏罚功能的目的也是针对统治阶级。

墨子否定宿命论,并把宿命论看做是犯罪者的理论。认为普遍的懒惰和国家的灭亡都是由它所致。假如一切早已命定自己再努力也却毫无意义,那么谁会作为?墨子看来,如果命运早已命定一切,正义却改变不了什么,那么正义将会在这个世界消失。

墨子认为人是通过主体行为自觉创造自己命运的存在。墨子虽然承认天和鬼神的存在,但是我认为那只是对其行为结果的指谓。

笔者肯定墨子哲学并为他做辩护,这是基于墨子哲学所具有的经验主义性质和“归纳法”的结果主义思维方法。另外,郭沫若强烈批判的“上帝”和“鬼神”问题,与其说是围绕宗教本身的意义而展开的,不如说是为了制裁宗教,也就是说为了提高现实生活中的实践结果的效用而展开的。这是他的显著特征。

如上所述,笔者通过对郭沫若提出的墨子哲学七个方面局限性的反驳,探讨了墨子哲学的意义。郭沫若认为墨子哲学具有“反动”性质,并作为其理由提出了七个方面的特征。这种见解在墨子哲学的研究中持续了20年。但是他发表《青铜时代》之后,到了撰写《十批判书》之时期之前把墨子定性为“反动”的观点有了部分变化。尽管如此,郭沫若仍持有对墨子哲学的否定态度,因此《青铜时代》和《十批判书》中出现的郭沫若的墨子观可以说是相同的。

本论文是以反驳和批判郭沫若对墨子哲学的七个方面的定性作为其内容。

郭沫若对墨子哲学的七个方面的否定性的评价如下:(1)非科学(2)非民主(3)非进化(4)反人性(5)兼爱的本质是偏爱(6)非攻的本质是美化攻击性战争(7)非命是归命。

针对以上内容,其驳论如下:(1)可以发现科学思维的片鳞(2)属于民本主义(3)有进化的一面(4)很好地理解了人性的意义(5)兼爱的本质是普遍爱(6)非攻的本质是批判攻击性战争(7)非命是对宿命论的否定。

墨子哲学具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实践意义。例如,通过人类互爱互惠的精神来建立平等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互不侵犯别国领土的和平主义;对科技文明发展的贡献;国际经贸关系中应当以信用做担保等。笔者认为郭沫若对墨子哲学的批判,不但本身具有局限性,而且应当成为一个被克服的对象。

参考文献

[1] 郭沫若,“墨子的思想”, 《青铜时代》(《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一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2.

[2] 郭沫若,“孔墨的批判”, 《十批判书》(《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二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2.

[3] 萧公权,《中国政治思想史》,臺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4.

[4] 孙中原,《墨子及其后学》,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1.

[5] 秦榆编著,《墨子學院》,北京:中国长安出版社,2008.

[6] 李泽厚,《新版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8.

[7] 胡子宗‧李权兴,《墨子思想硏究》,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8] 申东浩,《东洋哲学思想论稿》,韩国大田:忠南大学校出版文化院,2012.

[9] 哲学事典编纂委员会,《哲学事典》,首尔:图书出版中原文化,2009.

[10] Alfred Forke, Geschichte der alten chinesischen Philosophe, 《中国古代哲学史》,梁再赫‧崔海淑 译,首尔:somyung出版,2004.

[11] A.C. Graham, Later Mohist Logic, Ethics and Scienc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2003.

[12] Benjamin I. Schwartz, The World of Thought in Ancient China,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and London, England, 1985.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