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墨学文化 -> 基础研究
奇世春:墨子的经济思想和资本主义
发表时间:2018-10-08  |  点击率:5376

1:管子的重利政策

2:孔孟的重义轻利

3:墨子的重利和节用文化革命论

兼爱是交利

价格论

身份世袭 私的所有反对

完全雇佣和均分

超过消费和节用文化

荀子和庄子的批判

节用论的通时的评价

4:李靓,陈亮,顾炎武等人的利欲解放和义利双行

5:我等的省察和反省

利欲的解放是人间的解放吗?

是物神还是生命?是战争还是和平?

资本主义世界化是人类灭绝的路

1:管子的重利政策

   我们经常认为的经济理论是西洋领先,东洋无知,但并非如此。西洋的领先是从200多年前18世纪产业革命以后开始的,不论是东洋还是西洋,古代的政治都把衣食住看作最重要的责务,甚至连祭祀都以祈愿丰年为目的。

   我们知道4000年前箕子的《洪范九畴》的第一范畴是<五行>,那指的就是经济,用火烧木开垦火田,用水灌溉土壤进行农事,用金加工戈刀来进行狩猎的生活手段就是所谓的<五行><五事>。所以统治五行的官府和治理杀食的官府和称为六府,书经 舜典中公园前2000年有舜帝任命九个长官的纪录,其中有四名是经济长官,治理水土的司空相当于现在的国土长官,担当杀食和农事的后稷相当于现在的农业长官,担当土木工事的共公相当于现在的建设部长官,治理山林和兽类的虞相当于现今的山林水产长官。

   西洋的货币是公元前700年在丽迪亚被发明的,但东洋比西洋提前了约1000年,在商朝,随着商业的盛行,商人开始发明并使用货币,最开始使用贝壳,在使用青铜器的西周末期仍然能看到有关贝货的纪录,制造了青铜祭器,它的铭文上记有“用贝壳14朋的巨金制成”,公元前992年,用金钱代赎五刑的吕刑被公布,似乎青铜货币是在公元前8世纪东周时期被制成的。

   像这样,中华民族从很早开始就是通晓经济的民族,但春秋战国时代正当乱世,儒士阶级得势的同时主导经济的农工商不受重视,特别是儒士只重视农事,而相对进步的工商阶层则受到轻视,这也可以说是东洋近代化落后的原因之一。

从上述内容可知中国的勿论和古代的所有政治都把衣食住放在第一位,因此不仅是管子墨子,历代君王都重视经济,那正值春秋战国500年间的战乱时代,孔子主张均分轻利思想,是经济第一主义衰退的开始,但孔子又提倡成为富者,希望人民变得富裕。但是孟子在士阶级中把利规定为恶,反对重利,强调民阶级有恒产才能有恒心实现教化。

   在古代思想家中重视经济的思想家是管子,他作为齐国的宰相,认为国家目标应是把富国富民作为重点的经世家,齐国利用位于海边的位置优势通过贸易累积财富实现富国强兵,齐桓公是被称为霸者的卓越的政治家,他在2700年前建立了人类最初掌管货币的官厅九府,九府相当于今天的财务部或造币公社,用石壁向诸侯缴纳朝贡,封禅参礼时用青茅缴纳,用石壁和青茅制成金银代身法定货币。

2:孔孟的重义轻利思想

  从上述内容可知中国的勿论和古代的所有政治都把衣食住放在第一位,因此不仅是管子墨子,历代君王都重视经济,那正值春秋战国500年间的战乱时代,孔子主张均分轻利思想,是经济第一主义衰退的开始,但孔子又提倡成为富者,希望人民变得富裕。但是孟子在士阶级中把利规定为恶,反对重利,强调民阶级有恒产才能有恒心实现教化。

   孔子不是把财货生产当作任务的劳力者,是劳心者阶级并具有儒士的身份,相比于富更应选择贵,劳心者劝解君王,贵族,儒士远离富和利,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强调公职者的清廉。

   又因孔子主张不应从贵族固有的性情和天生的身份中脱离出来的《正名论》,看过非儒士职分的生产劳动和民生,继承孔子思想的孟子将此进一步发展,使利和善对立,责难利是盗跖的道,董仲舒继承这一点,创造了宗教的教理以及规定利是盗窃的根本,从此儒家开始轻视劳动和利,结果是近代到如今资本主义成为大势而儒教走向衰落。

   因此对于儒家而言重义轻利论是国家经营的原理,孔子认为国家的关键第一是信,第二是食,第三是兵,如果顺序被搞乱的话,国家就容易走向灭亡,士君子为信关心政事是职分,为小人的职分食而关心政事是不可以的。如果违背这样的名分去重视食容许利的话,天下就会充满怨声载道。

因此孔子责难重视生产和财用的变法派为小人,并展开权力争夺,孔子规定主张富国强兵的官僚(后发展为法家)为背叛德治和仁政的小人,孟子则责难这是违反王道的霸道,孔子是他强有力的竞争者,处死小人派的巨头少正卯这一事件是权力斗争的象征事件。

   礼记的大学篇的 仓满而知礼,财散则民聚,曾子的话是人们论争的要约,王道派重视均分和消费,霸道派重视生产和积累,用如今的视角来比较的话,可以说孔子和孟子的王道派是进步的左派,管子和子産反而是保守的右派。

但曾是无产阶级的儒士到达中世以后变成了拥有奴隶的地主阶级,即使他们不在公室或家门就职也能生存的有闲阶级,并且他们认为成为主体的新儒学是使否定现世的佛教和道教相结合,羡慕视富贵功名为浮云的孤高的修道者,因此儒家的轻利思想这一病症变得更为严重。

   孔子的轻利思想虽曾是关于官吏的名分论,却逐渐发展成为依赖儒家,轻视生产阶级的官尊民卑思想,产生榨取人民的逆机能,在有严格身份差别的封建社会,延续经济的榨取归根结底就是对百姓的轻视,因此到了清代几乎所有的学者都批判儒家的轻利论。

3:墨子的重利节用文化革命论

   墨子是束夷出身的木手身份,是呼唤反战运动的始祖,因为他的反战运动认为战争是背反了劳动和民生,他是重视劳动和民生的人类最初的经济思想家,他是劳动者出身把民众的意志和利益看作是天帝意愿的实用主义者,因此墨子把兼爱 交利看作天帝的旨意,否定对民众无利的所有既存价值,他的重利思想和孔子的轻利思想尖锐对立,墨子的非儒篇是当时的主流谈论也是批判儒家的文章,并且墨子著述了站在孔子的天命论对立面的非命篇,站在孔子复礼论对面的所染篇,以支配理念的对抗为开始,著述了站在孔子义战论对面的非攻篇,针对儒家的厚葬论又著述了节葬论,针对儒家的礼乐论又著述了节乐篇,非乐篇,举起反对孔子轻利思想的旗帜著述了七患篇并主张重利思想,从这样的观点来看他是对主流谈论举起反对旗帜的革命家。

   墨子的思想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兼爱,交利。所谓的交利是把天下万民彼此互利看作是一人的意志,并且他主张三表论,这实际上是一种适用实验,将对人民有利的看作是有价值的,对人民无利的不被看作是真理的宣言也是对实证实用主义的揭示。儒家高喊轻利的同时,墨子站到了反对面举起重利的旗帜,主张利就是义,他说,摆在民众面前有3种苦痛,饥饿的人得不到食物,寒冷的人得不到衣服的时候,劳累的人得不到休息。因为他是劳动者出身所以深知民众的苦痛,爱民众,是愿为他们奉献终生来开展反战运动的劳动者的圣人,无论是东洋还是西洋,在人类史中 想起 对经济的利的看待由恶转为善在近代以后有可能实现这一点就要归功于2500年前墨子的重利思想。

   墨子的价格论

   墨子是人类最初发现价格论的经济学者,他的理论即使在过了2500年的今天仍然有效,在西洋进入18世纪以后,依靠魁奈,亚当·斯密,里卡多等人价格论和经济学才诞生。

   身份世袭和私的所有反对

   墨子在周代确立的封建制度的根本是反对禄位世袭制度,他认为身份和财产的继承是不依靠自己努力无故得来的富贵,违反了天帝的意愿。所以他反对财产私有制主张共同所有制,私有制度的存在不会使盗贼消失。墨子是人类历史中第一个反对财产相继和私有制的人,他被称为伟大的人间解放的始祖。今天主张否定财产相继的运动,也有对相继财产征收重税的主张,规定身份世袭和财产相继是违背天帝意愿的行为,反对财产相继的思想家只有墨子。在墨子以后的2000年清初实学者颜元仅仅阐述了土地的公有概念。

   在西洋19世纪普鲁东主张“所有是盗贼”,传承其思想的马克思将其发展成“私的所有制是人间疏外的原因和结果”这一命题,马克思在巴黎佛兰西滞留期间和恩格斯共著的《神圣家族》一书中发展了普鲁东的私有财产概念并宣告了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辩证法的斗争,想到发现私有制的恶魔性花了2300年,也开始斟酌墨子的民众性和独创性是花费多长时间的一场革命。

   看一下在开明的今天资本主义的实况,最近在美国1%99%的富益富贫益贫的两极化现状惹起非议,在韩国所谓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和含着土汤匙出生的人对新的身份制的孤弱感的呼诉也正惹起非议,不得不反问这是与2000年前存在身份差别的封建时代相比更加幸福的民主时代吗?从这点看2500年前反对无故富贵的墨子在今天仍然是圣人。

   墨子是主张完全雇佣、必要供给、节用、超过消费,均分,是人类最初关心社会问题的思想家,墨子主张为民制度虽有管子的影响,但超越了管子的范围,首先提出均分。他所说的均分是民的生存权,包括土地共有制和共同生产,他所说的均分不仅仅意味着所得的平均,尽管如此荀子仍无视墨子的功绩并批判均分为平均主义。

   超过消费和节用文化革命论

   墨子通过按照财货的本来目的进行消费,为人类的利用厚生进行合目的的消费,他反对对财货本来目的的超过消费,并把它区别为对人类无利的破坏消费。笔者把这种破坏的消费命名为超过消费。

   墨子的节用和儒家的节俭不同,包含荀子思想的儒家的节用作为道德的义务作为节俭富国的方策,仅仅意味着节约。

   但墨子的节用具有节俭之意,物质财货本来目的是人民利用它来丰衣足食,包含着节约消费的独特概念,因此墨子的节用和反对超过消费美国的经济学者维布伦的有闲阶级论中说到虽和夸示消费类似,但其含蓄和道德的意味更强。

墨子按照人间被文化所感染的意识,通过消费财货的消费者进行把握,战争,奢侈的衣服,豪华的音乐,厚葬礼等社会制度和文化及财货消费样式进行把握,民众沾染支配者的意识形态,超过财货的本来目的,产生消费变的不实用,无价值,浪费反而是高贵的这样的错觉,墨子是最初发现人类学的文化传承秘密的思想家。

   对他而言同战争,豪华的葬礼,奢侈的音乐,宫阙,衣服等一样的超过消费是支持支配者压制和榨取的浪费文化,主张这样反劳动的超过消费的浪费文化改革为从劳动者利益出发的节用文化的文化革命。

   第一,不生产对人民的利用厚生无益的东西。超过生产和超过消费是浪费百姓劳动和资源,夸示支配阶级优越性的浪费文化。

   第二 ,财货的本来目的是被消费,家屋和衣服都是为保护身体而存在,超过这一点贵族为夸示使用治装,刀和戈本是用来击退猛兽的,却用来进行人间的杀戮,这便是脱离财货目的的超过消费。

   第三,厚葬是将奴婢和财务埋进墓穴,以前的葬礼占用劳动时间,豪华的音乐浪费财物,也给劳动带来阻碍,战争破坏大量物资等的超过消费文化是支配文化,也被叫做统治文化。

    墨子为将非厚生非善的浪费反而作为美丽高贵的东西来接受 ,通过粉饰文化给人民洗脑。所谓的文化是在自然中加入劳动进行装饰和使其变化的东西。但若文化对人无利反而成为压抑和榨取的话这就只是破坏自然,疏外劳动的背反的文化。根据淮南子刘安的说法,墨家这样的风气是继承禹帝节葬和节用的风气。

   荀子和庄子的批判

   荀子的批判

   荀子是儒家,反对孔孟的轻利思想肯定利和欲望,把富国主义作为志向,因此他责难墨子的均分,事实上孔孟都主张均分,这是在反对孔孟。

   荀子批判孔子的克己复礼,他并非主张回到周礼而是主张遵循现在的王法,不把克己看成克身,把追寻利益不当作恶而是肯定其是人类的本性,但相比义更认定利的优先,他不是抑制欲望而是积极的有义的去引导,并把这当做政治。他批判宋钘的寡欲,认为统治国家就是利用人的欲望,通过赏罚进行劝勉或禁止,按照宋子的主张,人的欲望过少不知荣誉和耻辱的话因无法劝勉和禁止,国家的立存根据就会消失百姓也会陷入穷苦中,这就是今天资本主义理论的始发点。孟子和荀子虽共同继承孔子思想,但在经题问题上孟子是左派荀子是右派,继承荀子思想的吕不韦和李斯帮助秦始皇统一天下,是反儒家。再加上李斯是进行焚书坑儒的儒家的罪人,因此荀子指定法家,排斥儒家的异端。

   荀子为新型官僚和资产家发言,主张富国论,强力批判墨子的节用论,认为墨子的主张不实用不了解文化,认为主张节用的墨子的政策只会让国家更加穷困潦倒,他把文化的消费看作生产的扩大,例如他把抛开祈雨祭的效果,将其看作是一种文化行事,并给予肯定的态度。

   庄子的批判

   庄子批判墨子的节用论,抑制人类的本性提出节用,责难音乐葬礼以及文化的墨子的道并不使人快乐,违反了人的人情,在天下很难行得通,也不能被称为王道。

   但庄子曲解了墨子,墨子的节用论绝不是强调节约,他只是主张为使财货用在正途有节度进行消费的节用而不是强调节约。他反而主张丰足的财货供给,并且墨子的节用论不是主张禁欲,他不是禁欲主义者,他也未倡导要忍受侮辱和抑制自己的欲求,他被认定是建设平等和和平的大同社会即安乐和丰饶的安生社会奉献自己生命的义士。因此他的消费论重视人民的丰饶的消费生活,不愁苦超过劳动,想要保障宽裕的生活。司马谈在史记中写到 否认墨家节俭和平等论的同时,强调注重产业和有节制的消费这一部分是百家都不可废除的。

   古代节用论的通时评价

   主张节约的政治家很多,但通过财货的消费样式把握社会和文化这点在人类史上墨子是始祖。通过财货的消费关系把握上部构造,从这样的观点看也可以说他是与通过生产关系的反影把握上部构造的唯物史观的马克思主义完全不同的先驱者。

墨子当时的生产以农业为主,虽有工业手工业的生产样式但与近代资本制的生产样式完全不同,因手工业的生产样式不与资本和劳动分离,生产关系也不是人类与人类对立的历史关系,而是人类对自然的关系。但墨子不是农民出身而是公民出身,因此他是对自己的劳动被自己的主人即贵族阶级榨取有亲身体验的人。

墨子发现了人类不是为自身生产使用价值而是为支配者无用的超过消费生产商品的疏外劳动。这是革命性的发现,马克思在墨子以后的2400年认识到劳动不是自身的生命活动和自我实现,发现了为资本生产生产交换价值的劳动的疏外。

   但墨子并没有通过劳动关系乃至商品生产关系还原人间社会,不通过生产样式反而通过支配样式来把握人间社会,他与马克思相反,认为支配样式决定生产样式,把支配样式看作消费关系。

   墨子认为当时土地私有盛行的原因不是随着劳动榨取剩余价值的储蓄而发生的,而是作为战争的战利品通过强占土地和强占曾作为土地附属品的奴隶劳役的身份而发生的。蓄积构造是不同的,那是支配者所谈论的礼乐制度和文化支持,墨子认为劳动榨取的原因不是生产关系,而是身份支配的文化构造,那样的文化和理念被看作消费关系,这便是墨子所谓的超过消费论的真面目。

   这时的文化构造基本上是自然对人类的关系,分配生产关系的结果物财货,以及消费的交通关系,内容上是人间和商品,是互换人类和人类之间情报的相互规定关系,墨子从财货的消费样式中寻找政治社会文化等上部构造,把上部构造和从生产关系中发现的马克思主义区别开来,但人生的基本是劳动关系这一点和被疏外的劳动关系都可以同一看作是人类对人类的榨取关系。墨子对于财货消费和文化的批判理论反而与今天从生产关系开始位于作业场以外将重心转到人的日常生活和文化的西欧马克思主义更为亲近。反而是2500年前墨子的超过消费论与Henry Lefebvre的消费造作的官僚社会论及布什亚的消费即破坏的消费社会论有着相似的脉络。墨子的文化革命论是与现今Henry Lefebvre为夺还主体人生 所著的日常性的断绝和永久文化革命论具有类似性的先驱。

   2500年前的消费理论?伴随着惊讶的还有不相信,当时不是生产力并未开始挨饿的时代吗?是那样的,墨子最关心的事就是将要被冻死或饿死的那些人,但他看到的是浪费大量财货的战争,支配者的财货腐烂在仓库里,在那里他发现了财货的不善消费,但人类在2500年间对墨子的谈论充耳不闻,到现在才发现地球上的垃圾正在腐坏,地球正处于被破坏危机中,才开始对超过消费有所警觉。

马克思主义随着生产力—生产关系—上部构造的图示 认为上部构造的意识形态是生产样式的反影,通过拥护阶级所有关系的观念或思想进行把握,紧接着为上部构造意识形态的变革意识到应该废除生产样式的私有制。

   但马克思意识形态的拘束性有很多暧昧的点。例如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或佛教同时共存于社会的境遇,拘束它的生产样式又是什么呢?无法说明各自不同的上部构造如何在同一空间内共存,并且现在不存在的未来的社会主义理念依靠什么而决定尚不清楚,马克思主张力动的无产阶级革命,主张革命的必然性,正符合他的理论。

   和此不同的是在西欧马克思主义中给予人间意识的自发性和实践的意义很高的评价,反对唯物论的客观主义这一点反而和墨子的文化革命论很亲近,卡尔·曼海姆的思想或观念依赖于社会经济,并用知识社会学代替被规定的唯物史观。抛弃和马克思阶级主义的接近,把意识形态看作社会构造的基础。马克思是赋予无产阶级总体性,曼海姆认为知识分子是寻求真理的主体这点上看,他和马克思有显著的不同。墨子实践天帝的兼爱和交利,赋予民众总体性的这一点把消费文化看作上层构造这一点和曼海姆非常类似。

   近代产业革命期待人类的解放,使代替人类自由的所有和资本的自由被保障的工厂制的生产制度诞生,近代自由主义开始变得不幸并最终转落成资本家自由劳动者不自由的社会。

   生产样式中从资本开始被排外,消费样式中从文化开始被排外的近代社会,今天人们对待情报的情报样式成为了生活的支配样式,看不见的情报中人类被排外,形成了所谓的情报化社会。

   这样的情报化社会相比生产样式是消费样式和文化样式支配社会关系的社会。因此若要求对现代社会新的批判理论的话,就有重视马克思和注目消费和文化的墨子的消费理论的必要。从以上可以看出墨子的劳动观乃至经济观都是革命,是先觉者的观点,在今天仍然有效。

   中世李靓和陈亮等的利欲解放和义理双行

北宋时期王安石等新法派的师傅李靓批判儒家的轻利,他主张人间没有利就无法生存下去,欲望是人类最自然的心情,反对儒家的贱利。但南宋的性理学继承了儒家传统的轻利思想,并通过灭人欲存天理使其强化。但是陈亮反对朱子的轻利思想,主张王霸并用和义利双行的功利主义,和朱子展开激烈的论争,叶适主张崇义养利,即崇尚义培养利,主张尊崇礼并发挥各自的能力。

17世纪以后以考证学者为中心为止扬性理学大部分学者主张利欲的解放,顾炎武说道的根本是利用厚生,黄宗义则斥责为君主的利益独占而抑制人民的利益追求,王夫之认为贱视形体就是贱视仁义和生命,唐甄认为欲望是人之常情,人应该为有所成就下苦功,戴震主张老庄和释迦的无欲,斥责私人利益的实现,主张有欲才有为,有为才有理。

   我等的省察和反省

   利欲的解放是人间解放吗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否定人类欲望和利益追求的儒家的重义轻利论从具有身份差别的封建的经济论角度看当然应该受到批判,因为与道德的规定力相比作为经济进步的阻碍更应受到批判。

   但是看过是必不可少的,应该斟酌在中世重义轻利论是东西洋共通特征这一点,因此要说东洋的缺点并非轻利思想,而是以尊重是师傅和古人的借口将批判精神视为异端,使传统思想无法扬弃发展的被曲解的尚古主义。但是真正尊重师傅的道理不是墨守师傅的思想,而是以批判的方式使其发展,因此对重义轻利论批判的焦点,应该放在近代儒家很晚都没克服封建性并且自大的进行闭关锁国使产业发展落后这一点上。

   但在今天并非是尚古主义,应该反省通过这样的反对无视古人业绩是否是缺点。所谓重义轻利论在当时具有支配势力的贵人阶级和官僚对士阶级在王法的限度范围内进行财务榨取和制约,像这样能长久维持封建秩序的生命力所发挥的作用不可被忘记。中国的周朝像朝鲜的李氏王朝,某一个王朝能持续700年 500年在世界史上绝无先例,应该回过头看看和它一样的生命力是什么。尤其是士阶级的轻利思想对两班强调勤俭节约的精神,怀揣 减少对百姓的榨取,把民生放在优先位置的心,这一点也应成为如今知识人的准则。

   尤其在今天对于并非生产者的公职者和知识人而言儒家的重义轻利思想仍然如从前般有效。重义不是封建的身份差别的义而应是民主平等的正义,换句话说不是封建的重义轻利论,而是民主的重义轻利论。

   韩国的实学者对于英国的名誉革命,产业革命的圣典即亚当.史密斯的国富论的出刊,批判佛兰西市民革命和同时代中世的轻利思想,不可以对提倡 强调近代重义轻利被称为实学的新学问给予过小评价或产生妄觉。

   尤其是他们感受时代带来的苦闷通过贬低自身来进行对自己的反省和斥责。我们也正在反省和斥责自身吗?我们对于社会带有真心的批判精神吗?可我们动不动就因为轻利的学士精神把近代化迟缓归咎于祖先的错。当然以前的学士带有未从官尊民卑的封建性中未脱离出来的时代的界限。这一点应以批判的视角去看待。但是有的思想家总是带有时代的限界,那么今天我们只责难先祖的时代的限界难道不是把我们自己的责任推到先祖身上吗?对于一样主张轻利的牧师和僧侣,对他们并不进行近代化迟缓的问责和责难,这难道不矛盾吗?事实上无论东西洋从古代到现代世界的所有圣者和高等宗教都采取重义轻利作为教理这一点又说明了什么?

   但倘若我们所有人不成为脱俗的修道士,是不可能做到轻利的,无论怎样是人类构成了集团,人是只有社会生活中才能生存下去的世俗的存在,个人自由和公共秩序并非矛盾关系,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因此强调公的重义和强调私的重利都是不可丢弃的条件,用和朱子展开争论的陈亮的话来说就是义理双行的功利主义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但现代社会走上了和此不同的路,两班常㖈的身份阶级消失全部成为两班,资本家成为两班的上两班,但他们把资本主义以前两班的重义轻利和对重义轻利的正反对论作为信条。因此虽应批判从前学士们的封建的重义,轻利但现在更应批判新的两班的重义轻利,因为抛弃重义强调重利的资本主义市场理论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因此现在我们应再启用两千五百年前战乱时代孔子的重义轻利思想和墨子的重义轻利思想。尤其说到韩国的知性是止扬性理学的封建的重义轻利思想和通过实学的新的民主重义轻利思想使其继承发展。在今天资本的自由压制人类自由的新自由主义时代可以说从前学士的重义轻利论是资本家牵引带动着无产者中的多数民众和少数资本家得出的有效地适时的言论。无产者通过重义轻利也绝不能和资本家进行对等公正的游戏,尤其是今天标榜重义轻利彻底成为物神的从僕的知识人来说,新的重义轻利思想是从资本的奴隶中被解放的切实的言论。

   最近学者们将主张反资本家的重义轻利论的孔子颠覆为先驱资本家,使经营者摇身一变通过商品化来迎合世俗,即使学文隶属于权力和资本,若学者若只顾名色而抛弃学术研究并汨没在格言警句中,怎能在后世面前不感到羞愧呢?只沉浸在世人的爱戴中,把孔子作为资本家忠实的领袖,进行商品化的曲学阿世绝对得不到容恕。孔子曾是无产者阶级主张均分和正义,因为是轻视利的反资本家即使在21世纪其思想也有用来引路的价值,即使不这样 为赞扬乘胜长驱的资本主义就连孔子也应依附吗?

   是物神还是生命?是战争还是和平?

   今天世界由物神支配,人类数千年间信奉的天帝成为了物神的从僕,因此战争也成为了物神的战争,虽然我们自身并未察觉到但是我们是作为物神的从僕活下来。我们的意识构造在不知不觉间受物神的意识影响,我们的理论都是市场理论,我们的价值判断都是经济利益优先。纪元3世纪鲁褒所著的钱神论中出现了在当时金钱是物神的证言,这里所说的物神不是汎神论式的自然的神性,货币变成了自身的人格,支配着人类。就像很久以后马克思和Gyorgy Lukacs指摘的那样,在商品经济社会的人间关系包含在商品交换关系中并被物神化。

现在我们从先人对义利炽热的争论中应该有反省这一时代的苦恼,在如今社会中即使不是资本家也都争先恐后盲从的抛弃重义,转而走向重利。这样的颠覆实现了利的自由,但无法说由利开始实现了人间的自由,在今天因为利的自由君主独占这一现象消失了因为名为资本的怪物的权利正在独占利。

   2500年前墨子责难盗窃是通过损害他人的利来实现自利,通过减少人民的利来实现君主的利,唐甄因此批判君主是盗贼,那么现在名为资本的人工怪物正成为神来减少庶民的利独占天下的利,今天的大盗难道不是冷酷无情的资本吗?2000年前耶稣侍奉金钱的神Mammon,并发出应选择侍奉天帝的警告,但当今时代成为了人神俱死,物神支配的社会。物神的圣殿市场就像全知全能的神成为了所有价值判断的准则和依据,用什么担保支撑社会的基本道德和伦理呢?物神的信徒认为即使没有伦理和道德只要有金钱就能很好的生活,但若没有道德和伦理就像禽兽生活在密林里,家庭社会国家都将不复存在,这就与即便没有太阳只有电气也能生存的很好的无知和盲目没什么两样,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无法持续的原因以及其危机的解除办法就在于这儿。

    诺贝尔奖受奖者Gunnar Myrdal教授作为亚洲调查委员会责任者在活动调查报告书即亚洲剧本中明确指摘的那样没有社会基本的国家也不会有经济发展,这是学界和知性人都同意的定说。社会的基本是共通的价值和信赖。如果没有共通的价值也就像没有纪没有纲的阿修罗场,怎么会有未来和希望,又怎么进行创业呢?创业的人若没有信赖就没有办法进行疏通,不能疏通就无法协同,经济又怎么能够发展?如今的韩国社会基本和信赖已经枯竭,不相信政府国会宗教团体新闻放送的社会解体现状正在出现,就连一直乘胜长驱的经济也陷入深深的危机中,换成孔子的话就是正名和民信,换成墨子的话就是三表和正义。尤其是孔子相比足兵足食更加重视民信,在2500年前就已说明信赖这一社会资产的重要性,今天的韩国社会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希望这样的韩国妄觉症状能成为中国各位知性人士的他山之石。

   资本主义和世界化是人类灭绝的路

   作为物神的手足社会是什么?国家又是什么?这是比人生命更加珍贵的存在吗?他们位于人类之上,若成为他们的障碍就要牺牲掉人的尊严生命和生活乃至这一切吗?所谓的社会是17世纪的王室和贵族为不拿出自身的商业资本和掠夺殖民地所创立的东印度会社是其开端。英国在1600年,荷兰在1602年,法国在1604年,各自设立了东印度会社,从一开始就是犯罪,它所拟制的人间变的法制化是更久以后的事,国家通过法拥有人格权是在1651年흡즈 Leviathan以后,通过这点可知作为国家保护人生命和安全的条件,人类也作为接受暴力的装置而非生命体,因此社会企业国家都只是为人类存在的道具,不是神圣的存在亦不是善,也不是具有人格的东西,也绝不是人间的主人,反而是国家应把人民作为主人来侍奉。如果国家不能保证人民的生命安全,那国家不过是威胁人生命的社会暴力装置,应该走向灭亡。这样的国家观正如前面所说是比흡즈或룻소早2000年的从墨子的国家契约说开始的人类公论。但资本主义世界化的同时历史也向国家契约说以前的专制王朝时代后退。

   如今的世界,在社会和企业,财阀和国家等明示的Leviathan以上 有比它更大力的怪物躲在无法看见的帐幕后来支配这一切。那就是几名财阀和几名军队首脑和宗教指导者所形成的复合体,支配着人间社会和国家。从外部看国家社会企业是把机器人放在前面来支配人间社会,但深入研究的话就会发现国家或社会都是遵循 军産宗教复合体指示的下部组织,说得直白些不仅是韩国和美国,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军産宗教复合体的掌心下,无法抗拒他们的要求和指示,名为这一复合体的怪物为实现资本自由想将世界标准化走向统一。跨国企业的巨大资本,想对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产生阻碍的文化,教育,放送,言论,演艺,运动乃至玩具都像肿瘤一样剔除。这就是所谓的规制缓和。这不是为了人类也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巨大资本和巨大社会的便利。这就是人类变为物神的从僕的人间的事物化。

   爱因斯坦博士对于军队产业宗教所结合而成的军产宗复合体会使人类灭亡这一点早有预感。他在1930年曾这样预言:君士坦丁以来在教会接受洗礼和做弥撒这样的事被许诺的话就将走向独裁国家,只要希特勒掌握政权梵蒂冈就会转向支持希特勒的这边,正如他的预言,1933年希特勒和教皇厅秘密缔结了政教条约。在他开始亡命的一年前曾这样说到:我对现在资本主义的武器产业越关心,钢铁业者就会和我合作,军需产业是会下黄金蛋的鹅,我以前就说过很多次军产复合体会使人类走向灭亡,因此美国人以后的日子会被多难和内外难关所笼罩。爱因斯坦的话虽温和却有深重意义。因为美国的所有大企业都有一个以上的军需产业,如果没有战争大企业就会灭亡也意味着美国将走向没落。他的预言再次言中。5星将军出身的美国大统领艾森豪威尔在1961年1月17号的退职演说上说美国的民主主义正受到巨大的新的阴险势力的威胁,那就是军产复合体。用艾森豪威尔的话说,如今世界是军产复合体的寡头支配体制,它的属性得以持续的话就会爆发战争,民主主义只是表象。

   最近在韩半岛到处都是原子爆弹,导弹,核潜水艇,战爆机。正展开核战争练习,南北韩的放送即使在今天也有展开战争似的杀伐,这也是军产复合体的阴谋吗?这样疯狂的事究竟是为谁?呼喊使数百万人死亡的战争的人又是谁?在韩半岛包含核的大量杀虐武器是针对北韩人民吗?不是的话是针对南韩人民吗?为什么他们为了一场战争叫嚣?用墨子的话说战争是食人族的习俗,那他们都是食人族吗?根据所有的独裁者都是相互敌对的共生关系这一理论,南北韩的独裁体制是有利的,用认为军队产业宗教的复合体支配世界的爱因斯坦博士和证明这一事实的艾森豪威尔统领的话来说,对于军需产业者和和他结盟的军人以及宗教指导者来说,战争是必要且有利的,在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资本主义体制中因有效需要的减少通过週期所引起的顽疾造成世界的经济恐慌,根据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帝国主义论,拥有造成韩半岛紧张的军需产业的资本家们而言这成为了一条活路。北韩是多国巨大资本实现世界化标准化的障碍物,北韩灭亡的话就像除去病根对他们而言也是有利的,可是用流淌的鲜血所换来的北韩土地韩国不会轻易让出,对韩国来说也不是有利的,并且对中国来说也不是有利的,各位怎么看呢?若战争爆发对谁是有利的?

   我在1965年6.25战争爆发那年还只是一名中学生,曾热烈支持李承晚的北进统一论,1953年停战协定缔结那年按照李承晚的指示,所有学生数月停止上课来反对休战,高喊北进统一,并被动员示威游行。结果除韩国以外,美国,中国,北韩三者都缔结了休战协定,对未缔结和平协定的祖国在60年间处于持续冷战状态的现状感到后悔,对民族和平统一变得遥远这一现实感到绝望。

   但导致军产复合体内部分裂的事件对我们而言是好事。在第二次梵蒂冈参议会以后天主教会的现代化解放神学者弗朗西斯教皇登场,他在2013年9月22日访问意大利时批判资本主义世界化是不公正的体系,紧接着教皇认为神所希望的是 经济的中心不是钱而是人。在今天失业的问题不是一部分国家和地区的问题,把钱看作偶像而放在地球中心的经济体制可以说是悲剧。整理在11月26日教皇就任以后到现在的语录,公开了作为司祭的训诫,规定现时代是非人间性的时代,批判不接收统制的资本主义是新独裁。他所写的劝诫不要杀人的十诫命中放在当今时代就是不要进行经济的杀人,和他的话一脉相承,对资本主义和军产宗复合体的宣战布告也是历史的发言,听了教皇的话我有一种墨子复活的错觉并不禁欢呼。

   经济的中心不是钱而是人,教皇的话很有道理,但是理所当然的话为什么会感到生硬?

   经济的目的是人类的生存,但其手段却错把财务当成目的,像这样被颠倒混淆的资本主义是错误的理念,事物成为支配人类的制度,使人间变的事物化并创造了坏的文化,因此资本主义不论怎样带着人类的假面,都不能被当作人类经济的中心,资本主义吧人类看作可以随意劳役的奴隶,为释放欲望,使商品得到大量消费制造了自动人形,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失业的必要条件,即使不是世界化,资本也会将原来劳动人类的费用搁置,为节俭劳动费用失业者就会增多,因为失业者是产业预备军,所以是资本主义存续的必要条件。因此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彻底解决失业问题,用教皇的话说资本主义世界化是不公正的体系,世界化是气候不同,文化和环境都不同的国家以美国为榜样实现标准化的统一,是抹杀每个种族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多样文化的野蛮行为,使鸦雀和夜鹭遵守同样的规则也不能实现公正。为追赶美国的步伐提出将细高个人的腿砍掉接给矮胖子的反人论。资本主义对所有生物而言都是生命的根基,对地球进行不可逆转的破坏。为保护地球,阻止人类灭绝,资本主义必须通过人本主义进行扬弃。这并不是荒诞的希望或预言,因为是顺理也必将走向衰退。

   今天在座的各位为此又重新回顾了墨子,祈祷世界人的精神指导者教皇能尽快实现对北韩的访问。感谢各位的倾听。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