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国学资源
部次甲乙 牙签万轴——古籍的分类与标识
发表时间:2018-11-01  |  点击率:53188

20140717_005

昭仁殿“天禄琳琅”为清宫善本图书藏书处

在我国古代,图书分类是一种专门的学问。春秋时代,分类的思想已被用于图书管理方面。鲁国官府的藏书,已有“御书”(送给鲁君看的书)和“礼书”(礼仪之书)之别。图书分类法是排列图书、组织目录、指导阅读的有效工具。按照图书的内容和性质进行分类,历史上曾采用过多种方法。

六分法:西汉刘向、刘歆在受命整理朝廷藏书的工作中创始的六分法,是我国最早的图书分类法。刘向写的《别录》是我国第一部解题书目,刘歆写的《七略》则是第一部图书分类目录。二书在内容上有紧密联系。《七略》将图书分为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术数、方技等六大类,即“六略”,再加上“辑略”(即“六篇之总最”),合称七略。《七略》提出的这一图书分类法,比德国的《万象图书分类法》早1500多年,堪称目录学之祖。

四分法:这种分类法创始于曹魏郑默、西晋荀勖,而完成于东晋的李充。荀勖在郑默《魏中经簿》的基础上,写成《中经新簿》,其分类为四部。甲部:六艺、小学。乙部:诸子、兵书、术数。丙部:史记、旧事、皇览簿、杂事。丁部:诗赋、图赞、汲冢书。这是最早的按四部分类的书目。值得注意的是,此时按甲、乙、丙、丁编次的四部,依排列顺序分别与经、子、史、集相对应,“而子犹先于史”(《元史·艺文志序》)。这里的甲、乙、丙、丁不是事物名称,仅是借用的符号。东晋学者李充编制《晋元帝四部书目》时,调换荀氏排序,将乙、丙两部移位,重新划分四部:五经为甲部,史记为乙部,诸子为丙部,诗赋为丁部。至此,经史子集之次始定。群书虽分四部,但当时尚无经史子集之名。到南朝梁元帝时,经史子集已成定名,并逐渐取代了甲乙丙丁的称号。唐初编撰的《隋书·经籍志》废弃甲乙丙丁,正式使用经史子集四部之名。四部分类法至此定型。四部分类法自唐确立以后,行用了1300余年。清乾隆年间为修《四库全书》的需要,把从各地征集的10254种图书在四部分类法的基础上进行分类,体系相当完善,反映了我国古代图书分类的最高成就。

七分法:南朝王俭、阮孝绪改革魏晋以来的四部分类法,提出七分法。王俭依刘歆《七略》例,作《七志》,分经典、诸子、文翰、军书、阴阳、术艺、图谱七类。又附佛、道二类,合为九类,实际上是九分法。阮孝绪作《七录》,也主张七分法。分经典、记传、子兵、文集、技术五类,此为内篇;分佛、道二类,此为外篇。合为七类。

五分法:这是四分法的一种分支形态。南朝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年)谢灵运撰《秘阁四部目录》,另列“佛经”55帙438卷;梁武帝天监四年(505年)刘孝标撰《文德殿正御四部及术数书目录》,另列术数之书为一部。以上皆存五分法之意。清张之洞编撰的《书目答问》,在经史子集之外,另立“丛书”之名,实际上也是五分法。

八分法:北宋李淑编撰的《邯郸书目》使用八分法。即在经史子集之外,增加艺术、道书、书、画四类,合为八类。

十二分法:《孙氏祠堂书目》为清孙星衍编撰。孙氏为使自己的藏书不致散失,将其悉数捐入祠堂作为一族公产。为教导族裔课读而编此目。为便于循序诵习,孙氏按一年十二个月的时历将内外编分为十二部:经学、小学、诸子、天文、地理、医律、史学、金石、类书、词赋、书画、小说。

与四部分类法相比,其他几种分类法的影响范围有限,自然不能与四部分类法相抗衡。

图书分类法的出现和不断丰富,为书籍的典藏和检索提供了条件。同时,为配合图书分类,古人也采取多种方法,例如改变图书装帧结构的材质及颜色等,加以标识。

隋朝官府藏书虽分四部,但隋炀帝又将图书按品第分为三等:“上品红琉璃轴,中品绀(深青带红)琉璃轴,下品漆轴。”(《隋书·经籍志序》)漆轴即是以黑漆圆木作轴。说到“轴”,这就涉及古代写本书——卷轴装书的形制了。

“卷轴装”流行于六朝和隋唐。通常在卷子左端粘圆木为轴,卷子右端为书首。相邻书首处粘无字纸,用以保护书籍。其前端中间系丝带,用以捆扎卷子。轴头挂一牍,标明书名、卷次等,称为“签”。签一般用象牙制成,称为牙签。牙签类似现代图书书脊,便于查找书籍。南唐李煜有诗云:“牙签万轴裹红绡,王粲书同付火烧”,形容藏书精美而丰富。

唐朝官府藏书,在装帧方面亦有明显标识。《旧唐书》卷47《经籍志下》谓:“凡四部库书,两京各一本,共一十二万五千九百六十卷,皆以益州麻纸写。其集贤院御书,经库皆钿白牙轴,黄缥带红牙签;史书库钿青牙轴,缥带绿牙签;子库皆雕紫檀轴,紫带碧牙签;集库皆绿牙轴,朱带白牙签,以分别之。”这种区别经史子集的方法,较隋朝三品区分的方法,在典藏管理上有很大进步。

清宫藏书处“天禄琳琅”专藏内府善本图书,总量达1000余部,在昭仁殿列架庋置。乾嘉时期,将所藏珍本改装为线装形制,书函的材质和颜色依据各书的时代加以区别:宋版、金版和影宋抄本皆函以锦,元版以蓝色绨,明版以褐色绨。以此为标识,用示等差。这里的善本图书先依版本时代认定以后,再入经史子集分类序列。

以上是按照图书装帧结构的材质及颜色的不同,作为标识。此外还有单纯以不同颜色区分类别的。

唐朝藏书家李泌起书楼有书三万余卷,经用红牙签,史用绿牙签,子用青牙签,集用白牙签。李泌被封为邺县(今河北临漳)侯,韩愈作诗述其事云:“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触。”(《山堂肆考》卷28)可谓积书充栋,部次井然。

清乾隆年间编纂的大型丛书《四库全书》,历时十余年完成,分贮七阁。《四库全书》的装帧形制为“包背装”(类似现代的平装书),其书册封面用绢制成,经史子集各部采用不同颜色以示区别。颜色钦定,乾隆帝有诗云:“四库全书胥告成,如种树以十年计。……浩如虑其迷五色,挈领提纲分四季。经诚元矣标以青,史则亨哉赤之类,子肖秋收白也宜,集乃冬藏黑其位。”诗中把经史子集四部与春夏秋冬四季相对应,并体现在书衣的四种颜色上,即经部绿色、史部红色、子部蓝色、集部灰色。《四库全书总目》为全书纲领,封面用黄色。此为“内廷四阁”《四库全书》书衣颜色之区分。与此相比,“江浙三阁”之一的扬州文汇阁《四库全书》书衣所用颜色,又稍有差别。清李斗《扬州画舫录》卷4记其事云:“文汇阁凡三层,一层中供《图书集成》,书面用黄色绢;两畔厨皆经部,书面用绿色绢。中一层尽史部,书面用红色。上一层左子右集,子部书面用玉色绢,集则藕红色绢。”江浙三阁均对外开放。《扬州画舫录》作者李斗为江苏仪征人,或有机会就近登楼一观,故其所述文汇阁《四库全书》事,盖为实录。

古籍的分类与标识,在目录学的基础上提升了图书的检索功能、利用效率和审美价值,从而丰富了中国多姿多彩的书文化遗产。

一键分享:
上一篇:“笔”的雅称
下一篇:古代的冷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