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国学资源
国学漫谈:羊很狼贪
发表时间:2018-07-09  |  点击率:53145

羊很狼贪是一个人所熟知的成语,同时也蕴含着一个颇富争议的语言训诂难题。以《辞源》为代表的权威工具书对这条成语的通行解释是以“狠”释“很”。成语的语意为:像羊和狼那样凶狠和贪婪。这种解说虽然有着文字学上的依据,但却与人们印象中羊之温和顺从产生了尖锐的冲突。不合常理,令人费解。有鉴于此,学者们煞费苦心,多方索解。沙金成《“很”不通“狠”》和丰家骅《“很如羊”旧解质疑》(《学术月刊》1981年第2期、第4期)二文都认为“很”不当释为“狠”,其本义应当依据《说文解字》训为“不听从也”。羊性虽温和,但是却生性执拗。“很如羊”是说:像羊一样性情执拗不听从命令。又有郗文倩《“很如羊”新解一文》(《文史杂志》2010年第4期)认为:以“不听从”来解释“很”,与宋义后文“强不可使者”语义重复,不符合军令简洁明了的行文规则。于是另辟新说,引用《古今注》以及云梦睡虎地秦简《日书》中与十二生肖有关的资料,提出“羊很狼贪”中的“羊”应当是“狗”的别名,“很”则可释为“争讼”。所谓“很如羊”是说:像狗一样争执不已。这种解释虽非捕风捉影,但也难免牵强附会之嫌,在一条相当口语化的简明军令中,所面对的受众又是一群文化程度相当有限的农民起义军将士,“很如羊”三字竟有两字使用了如此生僻的义项,难免与历史语境有所不合。

从语源上来说,“羊很狼贪”原本是“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一句的紧缩语,出自《史记·项羽本纪》,背景则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巨鹿之战相关联。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秦将章邯于定陶击杀项梁后,渡过黄河攻打赵国,击破邯郸。赵王歇与张耳退保巨鹿,章邯令秦将王离、涉间率兵二十万围困巨鹿。楚怀王兵分两路,一支以宋义为上将军,以项羽为次将,率部救赵;另一支则以刘邦为主帅,进攻关中,并约定先入关中者王之。宋义进军至安阳(今山东曹县)后,四十余日按兵不动,欲坐观秦赵相斗以收渔翁之利。项羽则急于与秦军决一死战,不停催促宋义发兵。项羽这种邀功争胜的举动,深为宋义所忌惮,认为是对自己主帅地位的僭越和挑战,下令军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锋芒直指作战勇猛,桀骜不驯的项羽。

具体的历史背景构成了一定的词场,它既是我们推究字义的限制性条件,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观境为训、据境索义的线索。“很如羊”紧承“猛如虎”,语义连属而下,都是针对好勇斗狠,贪残成性的项羽而言,预先对其进行警戒。

笔者认为,传统解释中以“狠”释“很”并不存在理解上的偏差,关键在于对“羊”字的解说不够妥当,才会引发今天聚讼纷纭的情形。

在上古时期的文献中,“羊”与“祥”为同源字可相通,白于蓝《简牍帛书通假字典》阳部第二四引《季康子》:“好型(刑)则不羊(祥)”。同书又引《三德》:“幽而易(陽),是胃(謂)不恙(祥)”,是“祥”又与“恙”相通。王子今先生也指出“云梦睡虎地秦简中与‘央’(殃)对应的概念是‘羊’(祥)或‘恙’(祥)”。由此可见,在上古时期文献中,“羊”、“祥”、“恙”三字因为音近皆可相通,其中“羊”与“恙”上古音均属余母阳部。宋义军令中“羊”字宜以“恙”解之。《说文》卷十心部“恙”字条下释曰:“忧也。从心羊声。余亮切。”《康熙字典》则称:“按恙二义。一为虫,一为兽。《广韵》、《玉篇》分注甚明,自《神异经》合而一之。字书混引,《辍耕录》辨之详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四“无恙”条称:“《神异经》曰:北方大荒中,有兽咋人则疾,名曰‘’。,恙也,常入人室屋,黄帝杀之,人无忧疾,谓之无恙。……恙,或以为兽,或以为虫,或谓无忧,《广干禄书》兼取忧及虫。《事物纪原》兼取忧及兽。《广韵》‘’字下云:,兽如狮子,食虎豹及人。‘恙’字下云:忧也,病也,又噬虫,善食人心,是、恙二义。《神异经》合而一之,则误矣。”

由以上义项厘清过程可知,“恙”字本有“忧”、“虫”、“兽”三义,“很如羊”中的“羊”与“恙”通,所用正为“兽”义。指一种状如狮子,残食侪类,凶猛甚于虎豹的怪兽——“”。这种怪兽未必真实存在,只是上古时期的人们基于生存恐惧而引发的虚构和想象,但却广泛流传于神话传说和民间信仰之中,为一般民众所熟知。

联系秦末的一段历史和项羽平素为人,可知宋义用“虎”、“”、“狼”这三种猛兽来形容项羽,并非虚辞妄说,而是其来有自。早在怀王选派入关将领人选之时,诸老将就曾评议项羽,称其“为人僄悍猾贼,项羽尝攻襄城,襄城无遗类,皆坑之。诸所过无不残灭”。其后副属宋义而诛宋义,侍奉怀王又杀怀王。刘邦在得天下之后,也曾向群臣发问“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王陵答曰:“项羽妬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王陵的这段评论虽然是来自不同阵营的声音,而且发自天下归汉之后,与楚汉相争之际的时势早已不同,但是不可不谓知人,正可与巨鹿之战前宋义所颁军令两相印证。

倘若以上考证无误的话,宋义军令中“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的句意就可以理解为“像虎一样勇猛,像一样凶狠,像狼一样贪婪”,与下句的“强不可使”一起,分别指的是四种兵家大忌——勇猛莽撞、凶狠残忍、贪恋财物、执拗倔强。这样才合乎军令简洁明了的语体特征,以及专为项羽而发的鲜明针对性。(作者单位:许昌学院魏晋文化研究所)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