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从前立秋:听梧桐落下第一片叶 晨钟暮鼓里有敬意
发表时间:2018-01-23  |  点击率:53128

“炽烈白光下,

天地陷入了一场较量。

酷热蓄谋已久,

隐忍如同宿命。

大暑之后,每一缕阳光都铿然如弦。

那粗重的蝉鸣,一声声为之转轴,拧紧。

一院时间,亦如一院草木。

它们,皆在林荫下潜伏,

闲云上凝眸,炎热里烹煮。”

图/《陶渊明诗意图册》

炽烈白光下,天地陷入了一场较量。

酷热蓄谋已久,隐忍如同宿命。大暑之后,每一缕阳光都铿然如弦。那粗重的蝉鸣,一声声为之转轴,拧紧。

打开窗,并没有见出什么不同往日的地方,包括光影调子,声响节奏,甚至风行速度。

一院时间,亦如一院草木。它们,皆在林荫下潜伏,闲云上凝眸,炎热里烹煮。

然而,我知道这个盛夏午后之于这一年的意义。

此刻,我坐在窗前,心里埋着一个天知地知、而你并不知道的秘密。我紧紧盯着腕上的表:到了,到了,三点三十九分五十八秒。是的,这正是立秋的时刻。时间如此精确,虔敬油然而生。我想,除了离别与新生,还有什么时间会如此在意到分分秒秒?

图/《陶渊明诗意图册》

然而,这个时刻稍纵即逝。只在眨眼之间,它就将淹没于窗外单调的蝉鸣声里。

白云依然像苍老的狗,阳光依然带着响箭,天空的粗暴与大地的隐忍,依然屏气凝神,暗暗角力。热浪咄咄逼人,谁还能从苦熬中发出那吞吐日月、纵横天地的一声长啸,就像从冬的坚忍里发出“春”的欢娱?

秋立了。可是,窗外的炎热,仍像一个疯狂的巨人。他兀自拳头握紧,脸色铁青,仿佛欲令众生匍匐其下。然而,别看他如此强大,就在凉风吹过的这一刻,他的心头不可救药地荡起了一丝温柔。巨人的话语依然强硬,他的心却软了下来。

这不是寻常的心态改变,而是生命的接力,时间的交替。

图/《陶渊明诗意图册》

一念起,万水千山。

就在刚才这一刻,阳气登峰造极,朝向阴柔;炎热布下天罗地网,凉爽却一线决堤。

我忽而将窗子打开,任凉风将桌上的纸张吹得啪啪作响。太喜欢这带着凉意的风了,桌上漫卷诗书,树叶切切私语。

刚才这一阵风,不再属于夏天,它进入了秋天的地界。

它从远处林梢上吹来,从水面那边吹来,从三点四十分的时间节点吹来。它似乎就伏在山的那一边,又好像来自遥远的大海。

风来了,像是人间约定,更像是自然天遣。风之美,美在极热里生出的一丝凉意。这一份凉意,将致意宇宙众生。

还记得吗?温风至,是小暑到来的消息,而此刻,凉风至又是秋天到来的征兆。

遥想一千多年前的宋代,像这样的立秋佳日,皇帝总会率百官到郊外,他们要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典,以迎候秋天。当是时,梧桐树会由天井与阶沿移至内阁和大殿。他们想在梧桐落下第一片叶子的时候,听见秋天的第一声清响。

莫名,就感慨于古人对于生命的审美态度,包括声音。

那时候,晨光里有钟,暮色中有鼓,即使是露华寒霜的深夜,城墙内还会响着清冷的更声。

时间,就在那些美丽的声响里,生出生命的敬意。

图/《陶渊明诗意图册》

我想,今天倘若有钟声,最好能让刚才这个立秋的消息从某一个远处的山头传过来,让钟声来穿过这沉闷的午后。想想看,那将是何等优雅而美丽的一声提醒啊。

可惜,城市的视听世界里越来越只有庞大与巍峨,声音的审美已是一片荒芜。即使一年一度的辞旧迎新,敲钟的声音都只能来自电视的模拟。我们怎么能奢求一个节气的更替,再能发出金石的响声?

无声的秋,不在乎有无钟声,它立了,立在任何一个敏感于自然的心上。有心的人能感应到,这一刻,时间卓然茕茕孑立,像一山树木,一块石碑,一串音符奔放之后的嘎然止息。

时间染上了秋色,并不意味秋天就铺开了它的景致。那些诗咏千年的风光,只会一页一页打开。二十四个“秋老虎”,依然虎踞天空,它将对峙着缓缓入侵的秋雨与秋风。

但秋毕竟来临,美是不可阻挡的过程。秋到人间,其实是世间最美的时光翻动。让意念由北而南掠过我们的版图吧。高天,大雁,深红浅红的漫山林叶,成排成行的金黄银杏,梧桐叶上的青黄杂陈,故乡篱落的桂花如雨,清江边的瑟瑟芦荻,西墙上的明月一轮……

秋天,从东北的白桦林里起程,经黄河北国,于八月抵达荆楚湖湘。待它降临南国海岛时,将是元旦新年。

问问立秋时刻的树木们,他们才不管那么远。树木只从自己的天地里获得秋天的消息。它们知道,立秋之后的十五天内,正是一年里炎至凉归、阴阳相转的澄明时节。先是“凉风至”,后是“白露生”,最后才是“寒蝉鸣”。

凉风、白露、寒蝉。一种物候,便是一份心境。

图/《陶渊明诗意图册》

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

谁叫秋天的冷暖连着世态的炎凉呢?谁又叫秋天的羁旅连着漂泊与归程,牵着寂寞和温暖呢?

只是而今,秋天里几乎绝迹了家书,也不见传信的鸿雁。

当我谛听秋天来临的时候,我想起了故乡的树木,想起了几十年间都未曾走出它凝望的那株千年银杏。

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秋景。乡愁,明月和清酒,都在那一树秋色里。

在所有与“秋”相关的表达中,我最喜欢的语词首推“春秋”。

它是年年岁岁,又是重重历史;是五谷丰登,又是典籍传承;是大自然的春华秋实,又是百花齐放的思想佳境。

我想,没有春秋时代,何来孔、孟、老、庄的东方智慧?

秋来了。秋风将世界吹得啪啪作响,也将我们的心绪吹成片片秋叶,或沙沙作声,或寂然回到大地。

作者:黄耀红,教育学博士、教授,文化专栏作家。


一键分享: